特\写

  爸爸,我想吃面包

  ……

  “我就要吃面包嘛,面包酸甜酸甜的,……”喊着要面包吃的小男孩,是已经3岁多的凌乐宜。他坐在病床上,头上是长期输液用的管道,脸部因用激素药物浮肿,耳后有大块黑斑,是皮肤排异留下的痕迹。

  但是凌乐宜不能吃面包。因白血病做了骨髓移植的他,刚刚过了肠道排异期,现在能吃的,只能是一点加土豆或山药的稀饭。

  “面包有油脂,不敢让他吃,他现在可以吃一些易消化的食物。”说话的是凌伟,小乐宜的爸爸,驻川某陆航部队现役军人。这位曾在汶川地震、芦山地震抗震救灾中无所畏惧的战士,如今面对重病的儿子,是那么无助。

  成都商报记者 李秀明 摄影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