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排上世纪修建的砖木两层小楼,两张社区“危房危险”的宣传牌,一张大大的广告牌,这里是樊师贝父亲樊又井做生意的地方,也是他夫妻二人租住的地方,每月交560元的房租。

  昨日下午5点半,成都商报记者走到泸州市龙马潭区小市街道下大街小学,老远就看到了樊又井的门面。外边的门面约为10平方米,里面有一间差不多同等大的房间,走上一个吱呀作响的木梯,二楼两间房被做成了卧室,地上到处摆满接水的盆子。“下雨漏雨凶得很,只能用盆子接着。”樊又井说。

  樊又井说,自己8岁就开始学风水,到泸州后便以此为生。“人多时能挣个3、4000元,人少时家人花销都不够。”据他称,自己先在澄溪口住了三四年,后来在鸭儿凼,去年腊月才到的下大街,“家搬到哪儿,风水生意就做到哪儿”。

  樊又井今年66岁,有两个儿子。他告诉记者,大儿樊逢春,现在在泸州做民工,一家三口租住在一个单间里;二儿子樊德春,现在在新疆打工,但经济状况并不好。“他们也想孝敬我们,但他们自己都糊不转,我只能靠着做这个糊口。”樊又井说。

  采访中,樊又井一直强调自己在宜宾市南溪区楠木七组时,曾帮助生产队看管山林 “工资”一直没拿到,为此还把妻子气出了病,一直在吃药。对于父亲“工资”没拿到,樊师贝表示知情,也请了律师,花了几万元后来败诉。对于这个结果,樊又井是不接受的,并一再表示还要继续追究此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