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来了,阳光很温暖,我贪恋这段午后的阳光。五年来,我最害怕寒冷的冬天,刺骨的寒风,心和身子一样冰凉,总担心生命等不到春天就将终结……”泸州新闻网记者见到宁然(化名),是在初冬的一个午后,他应约来到泸州晚报社附近的一个茶楼,坐在靠窗的一个角落,阳光正好洒在他的脸上。

  34岁的宁然是一名民间艾滋病防治志愿者,他有另一个不为人知的身份——一名患病5年的艾滋病人。对于这个在常人眼里被“妖魔化”的疾病,经过长达五年的挣扎,宁然已经坦然面对。“艾滋病人只要隐藏好身份,定期服药,做好安全措施,就跟常人一样,也可以健康生活,艾滋病病人没有杀伤力。”

  宁然说,想到那个带给自己巨大伤害的人就恨得咬牙切齿,若此时能见到他,他可能有拿把刀杀死他的冲动,但他很快又说,怎能全怪别人呢,自己对自己的不负责任才是最致命的。

  延伸阅读:

  成都大妈太吓人 艾滋病日抢套套(图)

  武汉一男子一夜情后患恐艾症 3个月暴瘦50斤

  成都大学生街头假装“艾滋病患者”求拥抱宣传防艾

  调查称四川人最爱网购避孕套 近6成网友没买过

  女主播街头送避孕套 男子认为受侮辱报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