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确诊艾滋病到现在,我一直在惶恐和不安中生活。女儿是我活下去的唯一支撑。女儿快快长大,我就没有牵挂了……”坐在市领导面前,李芳(化名)低着头,不时擦拭眼泪。马宗慧拍拍她的肩膀,鼓励她坚强生活,坚持吃药,一切都会好的。

  李芳的丈夫三年前确诊患有艾滋病,她也未逃脱厄运,同样确诊感染艾滋病病毒,而传染给她的正是丈夫。一个月后,丈夫就去世了,面对流言蜚语、儿子的不理解,面对年幼的女儿,她终日以泪洗面……

  “想到市领导都来看望我,还和我交流这么久,原来我没有被社会抛弃。”李芳眼泪哗地一下涌出来,声音几度哽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