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事渔民称,打捞费是劳动收费,并无不妥。 当事渔民称,打捞费是劳动收费,并无不妥。
渔民讲述打捞过程。 渔民讲述打捞过程。

  渔民讲述捞尸过程辛苦 10多个人参与

  渔民“挟尸要价”背后的道德拷问

  华西都市报记者徐湘东

  摄影报道

  11月30日,攀枝花25岁男子邓树超跳入金沙江中自杀。12月3日,其遗体被发现,但捞尸的渔民索要1.8万元辛苦费,后经协商降到8000元,但邓树超父母说拿不出这么多钱,让儿子遗体继续在江水中浸泡。12月6日,经民警帮忙协调,价格降至5400元后,邓树超遗体被打捞上岸。

  12月8日,当事渔民再次表态称,打捞遗体付出了劳动,且损坏了渔网,应当收费,并非“挟尸要价”,有人质疑也无所谓。记者调查了解到,当地有村民组成了打捞队,平时在家务农,如果有家属需寻找落水亲人,就会沿江搜寻打捞,收取一定费用。

  攀枝花市雅江桥下,雅砻江在这里汇入金沙江。两江交汇处,江水打着旋涡,奔腾远去。

  12月8日上午11点过,渔民侯师傅指着远处的江水,向华西都市报记者比划着:“那个跳桥的小伙子,就是在那里缠上渔网,才被我们发现的。”

  渔民李师傅和妻子坐在岸边石头上,修补着渔网。妻子一边补网一边说:“现在有人说我们收费贵了,你看,这个网就是捞人的时候弄坏了的。”

  侯师傅向记者描述了打捞邓树超遗体的过程。12月3日早上,他们发现一具尸体缠在了他们的渔网上。随后,上船到江中进行打捞。

  “我们弄了几个小时才把网解开。”李师傅妻子表示,由于渔网很细密,将死者的手、脚等位置缠得死死的,花了很大功夫才将缠在其身上的渔网解开,看着已经肿胀的遗体,心里也很害怕。

  李师傅说,两江汇合处,江水很急,他们6个人开船过去,都没能成功将遗体打捞起来,最后叫来了几个帮手,一共10多个人合力,才将遗体控制住,没有漂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