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报集团特派记者 张立东

  “我想问一下,站前广场能不能让公交车、私家车开进来,让大家少走几步路?”小组讨论会上,全国人大代表、四川大学华西基础医学与法医学院院长侯一平将自己的疑问抛给了全国人大代表、成都铁路局党委书记王晓州。侯一平去过全国20多个城市的火车站,他发现,站前广场都不小,但是私家车、出租车和公交车不能开进广场,乘客只得拖着行李走3-10分钟才能到检票口。

  侯一平特意做了功课,以前,很多火车站候车厅承载能力不足,火车正式开车前半小时,旅客不能进入候车厅,而且排队买票往往会排到广场,站前广场主要承担供旅客停留等车、排队买票以及紧急情况疏散人群的作用。但现在情况发生了很大变化,交通越来越发达,车次增多,网络购票推出,在广场排队买票、候车的现象基本没了。“为什么站前广场还不能把车开进去?为什么同样是交通枢纽的机场就不存在这些问题?”侯一平说。

  王晓州回应说,现在站前广场对车辆开放,存在现实难题,坐火车出行的人比乘飞机的多,特别是北京、上海、广州、武汉、成都等铁路交通枢纽的站前广场,春运、暑运等重要节点,承担着开设临时售票窗口、临时候车厅等任务,而且历来火车站周边交通压力大,如果站前广场对车辆开放,易造成堵点。

  “我刚从绍兴出差回来,那里的车站就进行了改变,车可开过广场在候车厅前停。”侯一平建议,目前很多新车站、高铁车站的建设中依然有站前广场的设计,可根据现实需要对广场规模进行控制,同时,在中小城市的站前广场开设可直达候车厅的汽车通道,以方便私家车、出租车和公交车泊车下客。而对大城市,特别是承担着区域交通枢纽功能的火车站,在改扩建中可以考虑开设临时通车通道,在非春运、暑运时段,允许车辆驶入。

  同在一组的全国人大代表、西南交通大学交通运输与物流学院副院长罗霞认为,现代综合交通发展的方向是“零换乘”,将地铁、城铁、公交、出租车等不同客运方式整合在一个交通枢纽里。目前,站前广场仍然具有疏散人群、防止群体性安全事故等作用,但她同时也认为,在交通枢纽改扩建以及新建设计方案中,应充分采用立体交通方式,比如用垂直布置方式,在不同层面安排公交车、私家车、出租车,再通过交通组织方案的优化,更好地服务乘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