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表审议“两高”报告——

  聚焦

  “最高法院服务国家重大战略实施,制定出台人民法院为‘一带一路’、为长江经济带发展等提供司法服务和保障的意见,值得点赞。”3月14日的小组讨论上,全国人大代表、省委省政府决策咨询委员会副主任王海林发言后,同组代表频频点头。

  经济新常态下,司法系统如何更好地服务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如何更好地服务稳增长、调结构、转方式、防风险,代表们还有更多期待。

  助转型:

  “眉山经验”写进“两高”报告

  “随着经济下行压力加大,许多企业经营遇到困难,由支付关系中断产生的债务纠纷,市场变化引发的投资纠纷,由企业关停所引发的劳资纠纷也不断增多。”全国人大代表、川威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王劲对近两年发生在身边的纠纷事件格外关注,建议司法机关创新办案流程和手段,更好发挥在经济转型期的特殊作用,合力防范系统性风险。

  在王劲看来,此次写入最高人民法院报告的“眉山经验”,特别值得推广。“眉山的诉非衔接,就是通过调解,维护好债权人合法利益,同时,尽可能不破坏有前途有希望的债务企业的整体发展经营能力,避免一个案子搞死搞垮一个企业。”他特别提醒,破产重组司法程序处置,与企业去产能、稳妥处置僵尸企业以及企业兼并重组相结合是一大考验,必须发挥司法手段,推动用法治手段化解产能过剩,加快经济结构转型升级。还必须把解决企业特殊困难与维护职工基本权益相结合,尽可能平衡好劳资双方的利益关系,处理好员工与企业之间的关系。

  “要适应转型发展,司法机关还必须对现有的法律及时补充完善。”全国人大代表、中国五冶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程并强此次提交了一个关于完善建设工程优先受偿权司法解释的建议。他告诉记者,2002年最高人民法院通过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建设工程价款优先受偿权问题的批复》,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二百八十六条如何适用给出了答案。然而由于批复内容相对概略,对一些特定情形下的法律适用未尽明确,在司法实践中争议较大,到了法院没法操作,这样的案例并不少。“我们会更加关注经济结构调整带来的相关问题。”全国人大代表、省法院院长王海萍表示,去年,结合全省法院实际,省法院制定出台了《关于依法审理经济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引发突出矛盾纠纷案件的指导意见》,促进转方式、调结构、防风险,稳妥处理破产重整、公司解散、企业兼并重组、金融债券等重大案件,依法慎用查封、扣押、冻结等强制措施,服务经济发展大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