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观潮

  3月14日,四川代表团分组审议“两高”报告,代表们关注的焦点与往年显著不同。有代表感慨,过去大家审议,批评多、监督多、建议多,这次帮“两高”说话的人多了很多。

  当日,小组讨论的话题颇为集中:如何加强法官、检察官队伍建设,为公民创造更加公正、严谨的法治环境。代表提出的建议,包括增加基层法院检察院编制、提高待遇、借助信息化手段提高办案效率、化解法律文书送达难题等。

  代表们对“两高”工作产生强烈认同、对司法队伍心怀拥护呵护之情,并不是因为报告写得好。国家治理能力现代化,在很大程度上体现在司法公正公平上,就在过去一年,中国司法建设取得令代表们拍手称快的长足进步。

  2015年,地方各级人民法院受理案件1951.1万件,同比上升24.7%;全国检察机关共立案侦查职务犯罪案件40834件54249人;各级法院再审改判刑事案件1357件,其中依法纠正陈夏影绑架案,陈满故意杀人、放火案等一批重大冤错案件……

  全国人大代表、中国人民银行成都分行行长周晓强不仅对上述数据烂熟于心,也对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作报告时的一次掌声印象深刻。

  当时,周强向听取报告的全国人大代表郑重承诺:“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问题,破除实现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藩篱。”

  周晓强的评价是,法院、检察院的司法体制改革不是被推着走,而是主动作为,敢涉深水区,“敢动自己的奶酪”“拿自己开刀”。

  尤其是全国法院于去年5月1日全面实行立案登记制,对依法应当受理的案件有案必立、有诉必理,当场登记立案率达到95%,基本解决了立案难这一群众呼声最大的问题。

  “两高”报告强调,检察官、法官在职权范围内对所办案件作出决定、对办案质量终身负责。代表们认为,这意味着司法领域的每个案件都要经得起法律和历史的检验,真正撑起司法公信的天空。

  令代表们自豪的是,全国司法建设的进步,四川作出了贡献。眉山法院“诉非衔接”经验当选党的十八大以来30个改革成功案例之一,“眉山经验”也被写进了最高人民法院工作报告。

  川报集团特派记者 张守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