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志》是《华阳国志》最为重要的篇章,也是与今天的成都关系最为紧密的内容。如果按照该书的记载,成都地区早在上古传说时期即已是古蜀国的中心。而由望帝杜宇所创建的古蜀国,文明之盛,地域之广,超越今天普通人对古蜀地的想象。而望帝、丛帝的动人故事更是流传千古,至今为人景仰。

  古蜀国肇始于传说时期

  地域辽阔 物产丰富

  《蜀志》开篇说:“蜀之为国,肇於人皇,与巴同囿。至黄帝,为其子昌意娶蜀山氏之女,生子高阳,是为帝喾。封其支庶於蜀,世为侯伯。”也就是说,蜀国建立于三皇五帝时代的人皇时期,这就是此书《巴志》所说“人皇始出,继地皇之后,兄弟九人,分理九州,为九囿。人皇居中州,制八辅。”作者指出蜀国与巴国的肇始的时代,属于同一“囿”。

  所谓“至黄帝,为其子昌意娶蜀山氏之女,生子高阳,是为帝喾……”等内容,与《史记·五帝本纪》中的相关记载相同。这记载非常重要,表明蜀国自立国以来,就与内地中原一带联系紧密。虽然巴蜀文明有其自身的地域印记,但其历史、文化都有华夏文明的痕迹和影响。古蜀国不仅与中原文化联系紧密,而且还参与“武王伐纣”这样的改朝换代的重大历史变革。在《尚书·牧誓》中,蜀人曾是武王伐纣中的成员。

  据此书记载,古蜀国的统治范围不小:“其地东接于巴,南接于越,北与秦分,西奄峨墦。地称天府,原曰华阳。故其精灵则井络垂耀,江汉遵流。……《夏书》曰:‘岷山导江,东别为沱’泉源深盛,为四渎之首,而分为九江。”

  这就勾画出古代蜀地的大致范围和其境内的山川地貌。蜀国东边与巴国为邻,南与云贵接壤——因古代的云贵等地为百越居住地,北面则与秦地相接,西边即为峨眉山、璠冢山相连。其间自然条件优越,物产丰富,有天府之国之誉。所谓地曰华阳,即是说华山之南是其位置。

  古人以为岷江就是长江,我们现在知道,它其实只是长江的主要支流。这里所说的“东别为沱”,是说江水流经灌县进入成都平原后的各条水系,如柏条河、徐堰河等,而非沱江。《汉志》在蜀郡郫县下注:“《禹贡》江沱在西,东入大江。”在郫县境内西部出于江而又东入于江者,只有柏条河。此河入新都后叫毘河,至金堂汇入青白江、绵远河后南下,至泸州汇入长江。如此说来,“东别为沱”当指今天的柏条河。“泉源深盛,为四渎之首”是说岷江出岷山后,细小支流注汇繁多,水量丰沛,为四渎(长江、黄河、淮河、济河)之首。离开三峡后,分出了很多的支流。九江,指很多江。

  此时的蜀中物产之丰富:“其宝则有璧玉、金、银、珠、碧、铜、铁、铅、锡、(左赤右者)、垩、锦、绣、罽(音ji记,毛织品)、氂、犀、象、毡、丹黄、空青、桑、漆、麻、纻之饶,滇、僚……僮仆六百之富。”所谓宝,即宝藏和土特产品。灌县玉垒山出璧玉,而四川境内的岷江、沱江、涪江、金沙江、嘉陵江、雅砻江等流域都产沙金,至于其他矿产如铜铁锡等皆蕴藏丰富,所以才有天府之国的美誉。富豪人家还可以劫掠居住在蜀地的滇、僚等少数民族作为僮仆。

  这样看来,古蜀国的经济和社会生活已经十分丰富多彩,对自然资源的利用已经有较高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