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夏天,西南地区乃至全国多地的异常暴雨洪涝灾害,西南涡是罪魁祸首。在李跃清看来,西南涡就像是一只会爬行的神秘怪兽,吐水成雨。

  李跃清介绍,西南涡源地主要集中在川西高原的九龙、四川盆地和小金一带三个地方,因地处青藏高原东部横断山脉和四川盆地之间,复杂的地形与大气环流相互作用而形成这一现象,整个系统与地面的距离在1500~3000米之间,若干个旋涡集中在一起,并逐步向东北方向移动,所到之处,大雨倾盆。从出现到消亡的时间一般低于48个小时,但发展东移后生命史可达5~7天。

  “西南涡造成的暴雨天气强度、频数和范围仅次于台风,是我国位居第二的暴雨灾害系统。”李跃清说,1998年夏季我国长江流域历史罕见的特大暴雨洪涝灾害,以及2013年四川省多地发生的暴雨洪涝灾害,就与它直接相关。

  编网

  捕小鱼

  第七次西南涡

  加密观测试验已启动

  此次强降雨的提前预报,得益于对西南涡的捕捉和监测。6月15日,全国第七次西南涡加密观测大气科学试验就在成都正式启动,中国气象局成都高原气象研究所的车载观测平台、移动GPS探空系统、车载风廓线雷达等4队试验小组先后进入青藏高原东侧川西高原、四川盆地西南涡的主要活动区与影响区,整个加密观测大气科学实验从6月21日进行到7月31日。

  增设流动观测点

  李跃清说,西南涡作为一个相当重要的中小尺度天气系统,设置在各个地方的气象站,即便联合以来,尚不足以对这个可怕的东西进行捕捉、追踪和监测。“因此我们必须在现有业务观测站网基础上,通过有针对性地提高整个观测网络的观测频率和新建探空站点来实现有效加密观测。”李跃清介绍,可以理解为一般气象站所构成的这张网,过于稀疏,网不住西南涡这条“小鱼”,要增设流动观测站,使这张网更严密。氢气球带探测仪上天

  在西南涡主要活动区域,工作人员会用一台不起眼的小型探测仪,开展GPS探空试验,如何把这台探测仪送上天?

  李跃清说,工作人员采用氢气球,将观测仪绑在氢气球底部,把探测仪送上天。探测仪在高空中,探测到气压、温度、湿度和风向风速等要素,地面接收后,实时通过业务网络传输到上级气象预报业务、服务和科研单位,气象部门将及时应用于短期天气和区域数值预报,实现对西南涡发生、发展与东移影响的高分辨率过程观测。“可能在西南涡正准备出现或刚出现时,我们就把它是什么样,要做什么都基本看清楚了。”李跃清说。

  据高原所提供的数据,每年6月21日起往后的41天加密观测试验中,西南涡在2012年共出现118个、2013年106个、2014年70个,主要集中在九龙和四川盆地两个区域,西南涡出现之后,在移动中带来的暴雨往往比发源地本身要严重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