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出世”印证繁华官道

  古碑的再现可谓是一波三折,最终的“出世”还是令人喜出望外。据测量,古碑大概有1.6 米长,70 厘米宽,10 厘米厚。古碑右边写着“管带巡防副军左营右哨符公德政”,中间“除匪安良”四个大字,左边写着“光绪三十三年蒲月××人境士民恭记。”

  古碑问于世间,不禁令人产生疑问,它究竟来自何处,为何被立,又有何价值?郑启友说:“这块碑从中间四个大字‘除匪安良’,说明了这个地方有匪患存在,右边刻的那行字可以解释为有个官职是管带的姓符的人,做了好事,人们为赞颂他的行为,刻上有‘德政’两个字以表敬意,左边刻的那行字应该是在为古碑诠释立碑时间、被纪念人士是什么地方的,丢失的那截应该刻的是‘前屯’两字,因为清代的时候这个地方叫前屯乡。”

  郑启友说,这块碑时间界限是清代,发现它的地点是五尺道、清代茶马古道、南方丝绸之路经过的地方,对这些道路的发掘研究,印证了“搬不完的昭通,塞不满的宜宾”提供了重要的线索,这块碑是对政府的行为而立的,是非常罕见的。

  据了解,五尺道、茶马古道、南方丝绸之路都是重要的交通要道,古碑的发现地方,原来经常有马帮出没,每天都有上百匹马运盐、布匹等物品,热闹非凡,所以导致了很多土匪劫财,使得商人担惊受怕,后来符公带兵剿灭匪患,商人们为赞颂符公,立此古碑,同时古碑还起着震慑土匪的作用。

  毛述新 华西城市读本记者 邓烨 摄影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