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方面通过亲戚朋友广泛搜罗需要就业的学生或社会青年,根据工作岗位不同,收取几万元不等的介绍费;另一方面通过自己的上线,帮助这些人安排高速收费员、银行柜员、火车乘务员等工作。其中,几万元的介绍费一部分给上线,作为安排工作的酬劳或其他用途,剩下的则自己截留,作为从中牵线搭桥的报酬。

  从2014年开始到2016年上半年,达州一名女老师罗云(化名)一直在从事这样一份“兼职”。罗云的父亲患病,家庭经济压力大,她希望通过这个“兼职”赚点“外快”。这个看似一本万利的生意,不料却出了意外。罗云不仅没能赚到“外快”,反被自己的上线骗了100余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