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一直是中国开放的先行者。四川已经成为中国新一轮对外开放的生力军。四川有望成为中国打造全面开放新格局的领军者。”在“开放的中国:看四川·看世界”全球推介会上,外交部部长王毅是这样向中外嘉宾介绍四川的。与外交部长的高度评价相映衬的,一面是座无虚席、比肩继踵的活动现场,参会嘉宾、媒体数量双双创下纪录,一面是四川捧出的诚意“大餐”,省委书记亲自“督导”的全球推介大片,现场发展规划、高新技术、商业机会递次呈现。

  世界对四川的聚焦,四川对世界的热情,都源于一个现实:四川已经站在中国新一轮对外开放的前沿。四川站上开放的最前沿,是承担历史使命的必然选择,是追求跨越式发展的内在需求,也是建设西部崛起引擎的内生条件。

  开放与繁荣总是携手出现,四川的历史多次证明了这一点。汉代,南北丝绸之路的起点就在成都,这里的丝绸、漆器远销海外,城市内“市廛所会,万商之渊”,成为长安之外的“五都”之一。唐代,成都通过南北丝绸之路、长江经济带、海上丝绸之路与世界连接,“扬一益二”传为美谈,成都成为最有影响力的国际化大都市之一。千百年的实践告诉我们,开放带来资源,推动经济发展、文化繁荣和思想活跃,国家、区域、城市皆因开放而繁荣。

  四川又一次站在了开放最前沿,这是时势造英雄。“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把四川等中国腹地推到了开放的第一线。看极核,成都刚刚被确定为国家中心城市,将作为国家综合实力最强、集聚辐射和带动能力最大的城市代表融入全球化,肩负着全方位参与国际竞争的国家使命。看实力,四川经济总量去年已超3万亿,高居全国第六,已开通国际航线89条,4700公里铁路和长江黄金水道畅通无阻。看区位,四川向西连接中亚及欧洲国家,向北对接中蒙俄经济走廊,向南融入中国-中南半岛经济走廊和中巴、孟中印缅经济走廊建设,向东拓展长江黄金水道的全方位开放展现出无比广阔的前景。看战略,在“一带一路”战略实施,扩大西部地区开放水平,弥合东西部落差的征途中,四川作为连接欧亚的战略要地、西部地区经济发展的高地和引擎,自有一种“舍我其谁”的责任感。

  站在开放最前沿的四川,赢得了加速融入全球经济格局的机会。和全世界做生意,四川已颇有经验,世界500强企业有316家在此落户,全球有一半的ipad是成都造,一半的笔记本电脑芯片在成都封装测试,四川每年生产制造汽车整车100万辆以上,大众、沃尔沃、丰田、宝马等纷纷落户,中韩创新创业园、中德创新产业园、中法成都生态园等园区嵌入全球产业链。然而,要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推动产业链的高端化、完整化,提升产业在国际市场上的地位,必须把开放作为推进器。为何?开放将带来资金、技术、信息,带来制度的创新、模式的创新,助推产业经济萌发新芽、新枝。不仅产业经济如此,商贸流通、科技创新、交通枢纽建设亦然。只有毫不犹豫地扩大开放,才能不囿于一时一地的要素禀赋、市场规模、技术水平,全球资源为我所有、为我所用,放眼世界、天地自宽。

  站在新一轮对外开放的最前沿,“走出去”将为四川添彩。四川全球推介会上,有寻找投资机会的企业,更有期望吸引投资的国家和地区,这是开放给四川带来的新机遇。与改革开放初期的一轮对外开放不同,四川已拥有诸如全球最大的成套发电设备供应商、全球最大的矿石提锂生产商、全球领先的电器生产商此类企业,有相当的实力去国际市场淘金。事实上,长虹欧洲工厂、瑞典布莱肯风电场都是四川企业“走出去”的成功实例。纵观世界,世界级的跨国公司无不经历了“走出去”的过程,而这样的企业在某种程度上能够左右国家、区域、城市在世界经济版图中的地位,扩大对外贸易规模,提升产业技术研发能力。这不仅是期待,更是起跳摸高的努力方向。

  天时地利人和,被传统文化称为成功的关键。站在开放最前沿的四川,有“一带一路”战略之天时,占连接亚欧之地利,集全球聚焦之人和,在中国新一轮对外开放的大潮中,必有一番作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