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场 最担心人猴亲密接触

  到中午时分,猴区的游客渐渐多起来。因为索桥区关闭,游客们便继续一路上行,到二道桥附近去看另一群猴子。周传斌也跟着游客们上行,作为这一片最大的猴倌,哪里工作最重,他就在哪里。

  “这群猴子有六七十只,有些温顺有些暴躁,但毕竟是野生动物,游客一定要与其保持距离。”周传斌如数家珍般地说,从外观上看,索桥区的猴子偏黄,猴倌们称“黄猴”,二道桥的猴子偏黑,猴倌们称“黑猴”。从性情上讲,二道桥的猴子相对温顺,和游客擦肩而过也能相安无事。周传斌赶到时,二道桥的几处摄影点正在忙,摄影师们用食物引逗猴子,让它们站上游客的肩膀拍照。周传斌一路走,一路向过往游客宣传,让大家保持距离,不要伸手抚摸猴子,不要跑动和尖叫,不要捡地上的食物,贵重物品不要外露,保持自然大方的仪态。“总结成一句话,你要让猴子信得过你,觉得你对它没有恶意。”周传斌说,就算猴子上来抢东西,也一定只是找食物,给它食物就会离开,如果不愿意给它,就寻求猴倌帮助。

  周传斌宣传的这些注意事项,在猴区主要路口都有告示,但并非所有人都会遵守,以致险情时有发生。周传斌刚提醒说“保持距离”,一名游客就因隔得太近,被一只小猴抓住背包。“不要紧张,站着别动,我来帮你。”周传斌两步跨过去,抓住猴子的前肢,喊着“猴儿放开”,把猴子取了下来,然后又提醒游客,“把背包拉链拉好。”

  惊险 赶猴曾被猴子摔伤腰

  也不是每次都是有惊无险。下午两点多,周传斌回管理站,刚准备吃午饭,一名游客跑进来,挽起袖子亮出胳膊,说自己被猴抓伤了。幸好伤得不凶,只有几道划痕,周传斌拿出碘伏,为他进行了清理。“不要担心,猴子是灵长类动物,和被人的指甲抓伤差不多。”周传斌同时安慰游客,“唯一不同的是,猴子常在地上活动,趾甲里可能有脏东西,用碘伏清理一下就好了。”

  除了被抓伤,更严重的是咬伤,需要专业的医护人员处理。管理站办公室隔壁便是医务室,平时有一名医生、一名护士坐诊,还有一名保险公司的理赔人员,会及时对受伤游客进行保险赔付。“别说游客,猴倌受伤都是常事。”周传斌在帮游客驱猴时,头、胳膊、腿都被咬伤和抓伤过。去年国庆黄金周,他为游客赶开一只大猴后,猴子从背后推了他一把,把腰摔伤痛了一个多月。

  简单吃过午饭,周传斌又出门了,因为游客随时可能需要帮助。“要防止游客受伤,受了伤要及时施救,还要防止游客东西被抢,被抢了要及时找回。”周传斌帮人捡得最多的是钱包和手机,去年11月左右,一名游客价值1万多元的手机被猴子抢走,他和同事们上山找了1个多小时才找到,游客回到老家黑龙江后专门寄来一幅锦旗。

  下午5点多,游客逐渐减少,猴群也陆续归山。周传斌和同事们守在一旁,记着猴群归山的大概位置,因为第二天它们会从那附近出来。而第二天是黄金周,工作量会是刚过去这天的好几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