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志全夫妇住在距离炸药库70米的板房里,下班的闲暇时间,袁志全用手机看小说,妻子在一旁纳鞋垫。  袁志全夫妇住在距离炸药库70米的板房里,下班的闲暇时间,袁志全用手机看小说,妻子在一旁纳鞋垫。

  318国道过了雅安天全,就到了二郎山。半山腰处,一条小溪从山巅淌下,在山洼汇成了小水潭,一排小屋背靠大山,面朝着水潭。

  夜已深,泉水叮咚,一个微弱的手电刺破了黑夜的宁静,李红菊下了夜班,顺着溪边小路,从搅拌工地步行回来。“儿子又没接电话。”她刚进门,丈夫袁志全就向她抱怨。“娃儿大了,你莫要多管。”李红菊没多说,兀自去厨房下面。

  “袁师傅,今晚有爆破,我来领炸药。”听到屋外的喊声,袁志全起了床,揣上钥匙,换上了防静电服。

  距小屋70米远,是一座炸药仓库,围墙内的大狼狗小黑,见到生人来,叫个不停。袁志全开门、查手续、交割、三百公斤炸药顺利出库。开掘二郎山特长隧道,每天要消耗一吨炸药。袁志全是炸药库的保管员,妻子李红菊也在工地上,两人守在十吨炸药的仓库旁,一转眼已三年。

  编辑推荐:

  记者直击二郎山隧道爆破 每天1吨炸药仅能掘进3.6米

  一桥一隧打通雅康 二郎山特长隧道整体有望明年贯通

  四川最长隧道二郎山隧道左线斜井提前贯通

  德阳男抱纸箱上公交 随口说有炸药多警种出动

  四川宜宾运输途中4箱炸药遗失 警方紧急出动已找回3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