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化训练后放归自然

  是拯救濒危动物重要手段

  萌态可掬的大熊猫作为全球宠儿,既是我国“国宝”,也是世界生物多样性保护的旗舰物种。

  “将人工圈养繁育的野生动物经过野化训练后放归自然,补充野外种群,是拯救濒危野生动物的重要手段。”在放归仪式上,国家林业局总经济师张鸿文说,多年来,我国已经成功开展了朱鹮、扬子鳄、麋鹿、野马等20多种野生动物放归自然工作。大熊猫受自身繁育能力低、食性单一和栖息地破碎等因素影响,其放归自然的难度远远高于其他野生动物,“将‘华妍’”和‘张梦’同时放归自然,意义重大。这是全球首次尝试同时放归两只大熊猫,既要检测它们对环境的适应能力,又要观测它们同时放归野外后的生存活动,是一次全新的科研探索。”

  目前,我国已建立了67处大熊猫自然保护区,形成了以自然保护区为主体的大熊猫保护体系,有效保护了60%的大熊猫栖息地和70%以上的野外大熊猫种群。截至2015年底,我国大熊猫圈养种群已达422只,基本实现了人工圈养种群的自我维持,为复壮大熊猫野生种群奠定了坚实基础。国家林业局组织科研人员经过长期研究,在大熊猫野化训练上取得了明显成效,并从2006年起,陆续将5只人工繁育的大熊猫放归野外。

  野化也曾经付出代价

  两只大熊猫先后夭折

  大熊猫野外放归项目2003年正式启动,花费三年时间野化培训了第一只放归的大熊猫“祥祥”,此后十年间,又先后放归了包括“华妍”、“张梦”在内的6只人工繁殖大熊猫。

  截至目前,两期野化项目共有17只大熊猫参与其中。据黄炎介绍,此前放归的大熊猫“淘淘”、“张想”已适应野外生存,通过GPS定位和遥感红外线测定,“张想”已拥有了自己的栖息地。然而,野化也曾经付出代价,两只大熊猫先后因为争夺领地、患病夭折。

  “刚开始进行野化实验时,可以说是从零开始。在“祥祥”放归失败后,我们改进实验方法,在全球首创了母兽带仔的方式,效果十分明显,大熊猫放归成功率达到60%。”黄炎说。

  在野化项目开始前,100平方公里的栗子坪自然保护区只有10多只野生大熊猫,在此地放归大熊猫可以进一步复壮种群。“‘淘淘’和‘张想’都已接近性成熟,最近1-2年可能会在野外繁育后代。”黄炎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