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创意竹编灯具。(受访者供图)/ 创意竹编灯具。(受访者供图)

  编者按 自10年前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正式生效起,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与保护得以进入公众视野。10年来,这条传承与保护之路走得并不容易——后继乏人、市场小众、自我造血艰难等一系列问题困扰着非遗传承人。

  10年弹指一挥间,新的希望悄然出现,有一群传承人的后人义无反顾扛起了父辈的大旗。与父辈们不同,在新的时代背景下,他们眼界开阔,拒绝墨守成规。他们中,有的运用互联网思维让油纸伞闯出电商新路,有的与高校深入合作,让古老竹编充满了文创质感……聚焦这群非遗“艺二代”如何走出传承新路,本报特别推出《非遗新生代 不走寻常路》系列报道。

  “这种是瓷胎竹编,就是把竹编附在瓷器上当做一种装饰,我们跟景德镇那边的一家陶瓷厂合作的,每个花瓶售价从几百元到一千元不等。”10月18日,记者来到位于崇州市道明镇的崇州继军竹制品厂里,见到了杨隆梅,听她介绍起最近销量不错的竹编产品。

  杨隆梅是继军竹制品厂负责人卿玉芳的女儿,今年25岁的她,最近正在申报竹编技艺传承人。

  道明竹编历史悠久,近几年,一批年轻人回到家乡,在设计、营销等方面加入“新鲜血液”,让这门古老的技艺焕发新活力。

  □本报记者 吴梦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