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风刺骨的傍晚,在田间小路上,27岁的他遇见了一个衣着单薄、 踽踽独行的异乡少年,便将其带回家中留宿。不料,少年在他家迟迟不愿离去,并认他和妻子为爹妈。 在他们的关爱下,他参了军,后又成家立业,由此延续了一段53年的奇缘……

  寒冷冬日 陌生少年留宿家中

  1936年,何希平出生在南部县双佛镇新田坝村6组。他在家排行第二,上有姐姐,下有妹妹。在父母的安排下,他和同村女孩李春订下“娃娃亲”。何希平小学毕业后, 在双佛场上念了两年中学。1952年冬天, 他和李春由双方父母做主,举办了婚礼。几年后,生产队选干部,何希平当选为会计。 他的妻子李春则成为队里的饲养员。

  二人结婚好些年都没有孩子。1957年,何希平的姐姐将她一个刚满1岁的女儿过继给何希平,取名何碧华。

  1963年11月底的一个傍晚,天寒地冻,村民们都早早回到了家中。刚从大队办公室开完会的何希平, 沿着田间小路向1.5公里外的家中走去。

  在一条狭窄的田埂上, 何希平迎面遇到一个十五六岁的陌生少年。何希平见他蓬头垢面, 全身只穿着一套脏兮兮的单薄衣服, 冻得边走边打哆嗦。何希平停下脚步:“小伙子,你这是去哪儿啊?”对方也停下来,打量了何希平几眼说道:“我到双佛场去找何希连……”

  碰巧的是何希连是何希平的堂兄,在双佛集体商店当理发员, 而这里距双佛还有好几里路。何希平心想,万一这孩子到双佛找不到何希连,天气这么冷,去哪里过夜呢?于是,他对少年说:“孩子,何希连是我堂兄,你看天都这么晚了,你先到我家住一晚吧,明天再去找他好不好?”少年想了想,便跟随何希平,走进了一个古朴幽静的四合院。

  这时,何希平的妻子李春,挺着怀孕数月的大肚子, 牵着一条黄牯牛,也从外面回来。何希平连忙吩咐李春快去做饭,他找出自己的几件衣服,让那个少年穿上。

  不一会儿,李春就煮好了热腾腾的菜稀饭,端到了桌上,在昏黄的煤油灯下,几个人围坐在桌边吃饭。那个孩子一直沉默寡言,像有什么心事,何希平夫妇也不好多问。 只知道他叫王文连,是西充槐树人。饭后,何希平安排王文连早早睡下。

  推荐阅读:

  三对父子组团盗掘张献忠沉银获刑 家人:咋个对得起祖先

  南充父子同班学医 传帮带服务山村 

  践行陪伴是最好的教育 成都父子自驾8万里看中国

  雅安一影城电梯突然停电 父子俩被困半小时后获救

  成都父子骑行千里叛逆儿子说出我爱老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