嫌犯交代

  新手每天每组

  偷2000至3000元

  随着团伙核心成员不断落网,这个犯罪团伙的组织架构及暴力控制聋哑人的手段也逐渐浮出水面。

  “新手每组每天需要偷2000元至3000元不等,而熟练的惯偷,每组每天目标更是上万元,完不成目标少不了打骂。只有偷够了指标、偷得多了才能有好饭吃,才能见到肉。”想起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被拐骗的残疾人庞某泪流不止。

  公安机关在前期的摸排调查中发现,该团伙内部组织严密、分工明确,从上到下实行专人负责、层层管理。“团伙等级明确,团伙头目可以坐飞机、高铁,其他人只能坐火车出行。聋哑人每天盗窃所得都会被团伙骨干和头目收走,他们一分钱也不能留。”绵阳市刑侦支队政委王万涛说。

  对话杨某

  担心被社会淘汰

  最后走上了弯路

  华西都市报:你为何会从行窃发展到拐骗操纵聋哑人违法犯罪?

  杨军:我是一名聋哑残疾人,平时和正常人交流很少,而且聋哑人的手语外人也看不懂。正是这些原因,让我认为自己会被社会淘汰,最后走上了扒窃之路。在行窃过程中,时常会遇到被打,被正常人歧视,加上自己在圈内的名气变大,就开始干起了招募聋哑残疾人行窃的勾当。

  华西都市报:你是一名残疾人,你招募来的也是残疾人,你为何还要盘剥他们?

  杨军:我们要给他们租房子,要给他们办培训,这些都需要钱。因此,他们每次行窃后,我们都会要求他们上缴一定的比例。

  华西都市报:残疾人值得同情,你却把他们作为揽财的工具,你这样做,心里有过愧疚吗?

  杨军:经过这几天的反省,我也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残疾人群体,需要社会各界的关怀,而我在他们最需要关怀的时候,却把他们带上了一条歪路。这次他们得到解救,希望他们能走出阴影。

  (文中犯罪嫌疑人均为化名)

  华西都市报记者 周洪攀 摄影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