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脱贫攻坚“侦查队”深入平昌县得胜镇独柏村,见识了当地一大“怪”

  □本报记者 庞峰伟

  [望]

  “怪”现象:楼房只见楼梯不见楼

  从巴中城区出发,1个半小时才能赶到平昌县得胜镇独柏村。1月17日,记者时隔一年多再次见到贫困户吴禹益。与以前相比,他有了新变化:住上了新房子,人也精神了。

  独柏村因一棵古柏得名,由于山高坡陡,前些年很多村民分散居住在山上,房屋老旧,部分还处于地质灾害易发区,该村贫困发生率达16%。“能有个遮风挡雨的安全住所就好!”吴禹益告诉记者,靠易地扶贫搬迁政策,他只花不到6000元就住进了砖混平房,上个月搬家那天,他激动得一宿没睡。

  不过,吴禹益的新房看上去“尚未完工”。一段悬空的水泥楼梯引起记者注意:楼梯沿着吴禹益新居的外墙向上攀升,没有护栏,沿着梯步走上去就到了房顶。

  为何要建悬空楼梯?村支书蒲贵洲释疑:搬迁前,帮扶部门、设计单位挨家挨户了解群众的住房需求。不少贫困户都提出,搬迁房人均住房面积不能超过25平方米。如果按照这个标准建房封顶,以后致富了想扩建新房,岂不是只能推倒重建?“经过多方多次讨论,最终确定:人均25平方米的政策红线必须严守,同时打牢地基,建成一层平房的形式,再架起悬空楼梯,方便未来自行加盖扩建。”蒲贵洲说,如此方式,既避免了“超标”,也满足了贫困户需求,更重要的是悬空楼梯给了贫困户奋斗的目标,增强了他们脱贫的内生动力。

  吴禹益领着记者在屋内参观了一圈,刚装修完的新房简单朴素,面积虽小却五脏俱全,客厅、卧室、厨房、厕所,一样不缺。

  “我和两个孩子,现在住75平方米足够了,但以后他们结婚生子,这房子就打挤了。”吴禹益盘算,现在可以上楼顶晒五谷杂粮,如果未来发展顺利,自家平房肯定要加盖二层,到时就是真正的“小洋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