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由医院提供图片由医院提供

  “针翎钉棘十指牵,暴雨飞星乾坤颠”。巴蜀“唐门”,多见于武侠小说中,这个一言不合就用暗器的门派,一直给人阴冷奇绝的印象。今年1月,家住三台县,自称“唐门”后人的唐先生住进了医院,倒不是门派争斗,而是双肾结石,让他疼痛难忍。经医院检查,右肾有数颗结石,最大长度达到7厘米。

  自称7岁习武,拳不离手,自幼体弱多病的唐先生,体质逐步改善,7岁后就没怎么生病吃药。不过,直到去年一次肾绞痛,打败了从不进医院的“神话”。折腾大半年,到今年2月15日,他才从成都某医院康复出院,而主治医生在介绍病情的时候则表示,造成他双肾结石的原因竟是“练功”造成,“唐先生每天练功,把尿液憋在膀胱里,通过运动把‘把尿液变汗水’,最终导致尿液的过度浓缩,进而形成结石”。

  自幼习武

  自称唐门后人

  唐先生今年39岁,身高1.6米,体重达到了75公斤,虎背熊腰,已经很难想象他在7岁前病怏怏的模样了。 “多亏当年爷爷教了点基本功。” 唐先生告诉记者,7岁之前,自己没断过药,爷爷看自己体虚,把祖传“唐门”功夫传授给了他。

  据唐先生说,从小他就听爷爷讲述唐门传奇故事。“唐门”在当地以风水、医药、武术闻名,并不是单纯意义上的门派,后来在民国时期,家族变故,很多武术也没传下来。“现在学到的应该只是老辈子留下来的一些皮毛”。

  从7岁到18岁,唐先生每天练功到半夜12点,凌晨3点起床,继续开始练习拳法。“后来出去打工,时间就没这么多了。”他提到,当年体弱,爷爷就特意提醒,是因为毛孔没张开,身体毒素没排出去,早晨起来练功,要憋着一泡尿,最终让这些液体变成汗水排出去。

  从此以后,冬练三九夏练三伏,唐先生一次就要练上2个小时,而且果然汗如雨下之后,尿意全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