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秸秆资源化利用”连续两年写进政府工作报告,引发代表热议——

  □川报集团特派记者 张立东

  3月7日,四川代表团驻地小组讨论会议室外,全国人大代表、省经信委主任陈新有走出会议室,一眼就看到了同组的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再生资源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管爱国。

  管爱国正在打量会议室外摆放的一个用于回收废纸的黄色立柜,柜侧的宣传语说:每回收1000公斤废纸,可以生产再生纸800公斤,可节水100吨,节煤1.2吨,节电600度……

  这个黄色立柜,把他们的话题引到了再生资源回收利用上。而即将到来的小春收割季,让“秸秆”成为双方热议的焦点。

  秸秆这一绿色再生资源的资源化利用已经连续两年写进政府工作报告,从2016年“鼓励秸秆资源化利用”到今年提出“加快秸秆资源化利用”,一词之变,说明这项工作的重要性和紧迫性。

  这个话题,一直延续到了分组讨论中。

  禁烧难难在观念改变

  “并不是‘禁烧令’下了,秸秆就能运到加工企业里。”管爱国在田间地头做调研时,曾听几位农民算过账:把秸秆打包运到集中地或者送到工厂得花两天时间,可一吨秸秆回收价平均还不到200元。而出去打工,一天最少都能赚150元以上。相比之下,“一把火烧掉”在农民心中更具性价比。

  在管爱国看来,秸秆禁烧的最大难题不在“最后一公里”,而是“最初的一公里”——如何让农民群众认识到秸秆回收背后涉及的整体环境质量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