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键词]

  新型职业农民

  □本报记者 罗之飏川报集团特派记者 李欣忆

  总书记提出“就地培养更多爱农业、懂技术、善经营的新型职业农民”,这让很多从事农业或者即将从事农业的人深受鼓舞。四川如何按照总书记的要求培养新型职业农民?全国人大代表、凉山州会东县农牧局科教站站长李旭和四川华朴现代农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王贵展开思考。

  提高培训和扶持针对性

  李旭:总书记的指示直击当前农业发展需求。随着规模经营发展和农业生产加快向产前、产后延伸,分工分业成为发展趋势,新型职业农民作为适合这种分工的从业人员成为农业现代化的必备要素。我认为,要立足当地优势特色产业优选培训对象,围绕推进农业适度规模经营,以专业大户、家庭农场主、农民合作社带头人等为重点培育对象。

  王贵:与传统意义农民相比,新型职业农民新在他们掌握现代农业生产技能、具备一定经营管理能力,以农业作为主要职业,以农业收入作为主要生活来源。培育新型职业农民首先要解决培育什么技能的问题,目前农业产业分工日趋清晰,每个工序需要的技术不同,这意味着职业农民培育方向要根据农业产业化现状来定,要有针对性。职业农民的培育主力是涉农大专院校、科研院所和公益性农技推广机构,扶持政策应注重构建起“专家+农技人员+新型职业农民+辐射带动户”的技术快速传递链,推动新品种、新技术率先在新型职业农民身上实现转化和应用,以结果为导向让扶持政策“扶到点子上”,让市场倒逼他们向专业性人才转型。

  设置清晰的资格认定标准

  李旭:目前我省的新型职业农民认定标准比较模糊,一般是从农业大户、能人里面遴选,没有明晰的遴选标准,操作起来比较困难,也容易把许多有志经营农业的人“拒之门外”,因此设置清晰的认定标准迫切需要。对于已经取得相关资质认定的职业农民,动态化考核很有必要,考核不合格的应按规定程序予以退出并不再享受相关扶持政策。各地也可通过鼓励依托农民合作社、农业企业等搭建新型职业农民人才信息交流平台,构建新型职业农民人才市场,实现量和质齐升。

  王贵:根据我省农民群体知识水平现状,我建议应降低认定门槛,强化技能要求弱化学历要求。资格认证还要在“含金量”上下功夫,建议对“持证上岗”的新型职业农民配套社会保障、金融信贷服务、科技信息、法律咨询等方面的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