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在海外走红,

  这些成都中医人都有贡献

  在成都中医药大学,每年都有20多名留学生(不含葡萄牙分校及港台生侨学生)在这里完成学历教育。今年9月,又将有一批外籍中医学生从葡萄牙飞往成都完成最后一年的学业。

  “我们在海外设了分校,学习内容不仅有《内经》、《伤寒》等中医药传统经典,也有‘四诊八纲’等实际操作。”成都中医药大学国际合作与交流处处长姚洪武介绍,在2007年,中国教育部批准成都中医药大学在葡萄牙成立宝德分校,任教老师都是一些葡萄牙籍的留学生,学校还会定期选派一些老师过去指导教学。到目前为止,已经有90多名欧洲学员通过这一渠道拿到了学士学位。学校还会在有合作基础的国家,比如马其顿、马来西亚等地建立一些中医中心,让中医走出国门。

  姚洪武分析,学习中医的外国人有三类,一种是想把中医当做一项技能,一种是对中国文化感兴趣而选择中医为切入点,还有一种就纯属兴趣。“在这些人中,学习中医当做谋生技能的占多数”。

  在中医教学中,西方人的逻辑思维也让进行中医教学的老师们“头疼”,“他们有时候很较真,比如‘一小撮’,非要精确到多少克。” 姚洪武在这个时候就会找些东西方都能够理解的例子来消除他们的疑问,“我就会问他们妈妈做的菜好不好吃,是否看到妈妈做饭菜的时候回去纠结盐放多少克。”姚洪武告诉记者,抓药就是一个熟能生巧的过程,久而久之就对药量形成一种“感觉”。

  今年已经79岁,中医内科专家杨明均与自己的研究生学生马帆一直保持着联系,马帆在法国教学期间,他还专程应邀过去开展过学术讲座。“我的很多学生在国外开诊所、办学校,最开始我还经常过去‘压阵’。”杨明均笑着说,现在他们都能够独当一面了。

  尽管中医在国外备受推崇,这位老中医还是保持着客观谨慎的态度,“不能去神话它,实事求是才是让它走向国际的根本。”杨明均介绍,中医擅长治疗一些慢性病、功能性疾病,就应该在自己擅长的领域做足功夫。对于中医教学,他也表示要对西医有系统了解,同时还忌讳 “只教书、不看病”。

  成都商报记者 宦小淮 实习生 唐婕 苗言 图由受访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