队员们在训练比赛时多多少少都要遭遇伤痛。 队员们在训练比赛时多多少少都要遭遇伤痛。
基本功的训练是枯燥而又必须的,劈叉、劈腿、一字马都必须轻松拿下,好在有了手机训练全当休息了。 基本功的训练是枯燥而又必须的,劈叉、劈腿、一字马都必须轻松拿下,好在有了手机训练全当休息了。

  休息间隙,教练和队员向记者打开了话匣子。说起这次获奖过程,陈雯和黄宇几乎同时脱口而出四个字——“惊心动魄”。按国际惯例,啦啦操比赛分两轮打分,第一天比赛完成后四川大学代表队获得86分,排在总分第一位。大家都还没来得及庆祝胜利的喜悦,当晚就收到了仲裁委员会发来的违规通知,舞蹈超时了。“比赛规则要求每支舞队比赛时长为2分钟,但我们跳了足足2分30秒。”面对变故,陈雯坦言可能是前期翻译在与组委会沟通时出现了偏差,导致她们在国内练习都一直按翻译传递的错误时间段来准备。

  提起申诉还是全部推倒重来?领队四川大学体育学院副院长宫川和教练组当夜紧急商议,最终还是决定放弃申诉,在保持大框架不变的情况下按大赛要求全部推倒重来——于是,配乐要重新剪辑,舞蹈动作要重新编排,参赛队员要重新磨合。大家恨不得时间完全停滞,每一秒都变成一分钟。越洋电话打到了体育学院院长吕志刚教授那里,他立马指挥,紧急编辑重新制作音乐。新剪辑的配乐穿越大西洋传回了现场。只用2个小时,陈雯和黄宇重新剪辑编排了整组动作,硬是把两分半的舞蹈压缩到了2分钟。

  凌晨1点30分早已睡下还不知道变故的同学们被全部叫醒。那一夜所有人都跳得不眠不休。“要跳就要跳出成都人的气质来!”第二天早上,一夜未眠的他们作为第三支参赛队伍,又精神抖擞地上场了。

  两分钟的啦啦操看起来时间很短,但跳舞的全程都是超高有氧运动,每一秒都是没有停歇的,不停跳跃、转体、翻滚。平日训练时常有同学跳舞跳到虚脱晕倒。夏天整个体育馆温度很高,在没有空调的场馆里训练跳舞,如同在桑拿房里跑马拉松一般,那滋味只有他们才深有体会。

  两位美女教练都已是孩子的母亲,平日里温良可亲,但训练起来就要求严苛。队伍在比赛前进行了1个月的集训,训练前她们和同学们有个约定,如果任何一个人训练迟到一分钟,就要集体罚跑操场一周。最惨的一次,同学们围绕体育馆跑了30圈,跑完再进行力量,技巧训练。

  当然,当他们站在世界大学生啦啦操的舞台上,用心演绎的《Dark Paradise》最终感动了评委,打动了观众,这份荣耀也深深地感染了每个人。藜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