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

  负债赔偿 反思见义勇为也要讲究方式

  昨日,成都商报记者在绵阳见到了王勇夫妻,内心煎熬了一年多后,他们心中的石头终于落地了,因为王勇被免予刑事处罚。但他们担心别人说王勇是罪犯,因此,王勇的同事至今也不知道他消失的几个月做什么去了。

  “不敢跟周围同事说,不知道说出去后会变成什么样子,知道的人就是借钱给我们的至亲,虽然我们坚信自己没有做错,但8万元的赔偿,对我们这个家庭来说,需要工作几年才能存上。”王勇的妻子张娟说,在等待判决的一年多时间,他们一直处在内心煎熬中,王勇几乎没有工作。

  其实,了解王勇的人,都觉得他是条汉子,有担当,是个热心肠。“这件事对我来说,就是一个教训。”王勇表示,作为父母,他痛恨那些拐卖孩子的人,因此当时被高军的一句“我就是抢娃娃”所激怒,“现在想来,我完全没有必要打那一拳,因为我已经将他拦下,也有群众围了上来,可以让其他人帮忙报警,就不会发生后面的事,更不会导致高军死亡,给两个家庭都带来痛苦。”

  现在,妻子张娟和他一起上下班,不再让他离开自己的视线,害怕哪天王勇又做出什么“祸事”来。但张娟心中也有些自豪,她说,一天她去看守所看望王勇,在出租车上和司机聊起此事,司机得知她是王勇的妻子,坚决不收车费。

  “借钱赔偿了对方家属,现在家中是苦点,但我不后悔嫁给他,这只能说明他是一条汉子,是一个有担当的人。”张娟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