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风种植 产能过剩致400万斤藠头滞销

  因藠头滞销着急上火的种植户,在大竹县高穴镇、牌坊乡、庙坝镇和妈妈镇还大有人在。除了像朱天容一样的种植大户外,也不乏一些尚未脱贫的贫困户。“我们安全村每家每户都种了藠头,种植户超过了1000户。”朱天容称,见种植藠头有钱可赚,不少村民已不再种粮食,取而代之的,正是藠头。

  “农户的盲目跟风,造成了产能过剩。保守估计,仅仅是牌坊、高穴及其周边片区的乡镇,目前至少还有400万斤藠头滞销。”大竹县农业局的工作人员介绍,当地种植户种植的藠头,都是由当地政府主导引进的“良种”,这种藠头品质好且产量高,是种植户的首选。这些滞销藠头,由于数量庞大,亟需找到需求量较大的收购渠道。

  “前几年,政府鼓励村民大力发展藠头种植,并曾专门举办免费的培训班,还请来农技专家教大家怎么种植和管理。”安全村六组村民黄兴合说,在政府的主导和鼓励下,以安全村为典型代表,不少村社的农户都成了藠头种植户。而种植出来的藠头,目前基本上都是在市场上“散打”,不少村民是全家上阵,到邻近的集镇和县城去卖藠头。

  竞争激烈 市场秩序被扰乱存货脱手难

  “大竹的藠头以前确实好卖,前几年是按吨卖,我每天可卖掉6吨左右。今年不行了,运气好的时候能卖1吨左右,运气不好的时候只能论斤卖。”朱祥杰做了多年的藠头经销生意,今年却眉头紧锁。他原本对转手销售价格的预期是每斤1.8元,但实际成交价却只有每斤1.2元甚至更低,“不好脱手”成了他的心病。

  为了能赚一点,朱祥杰不得不压低藠头的收购价格,从起初的每斤1.1元左右,压到了如今的每斤0.7至0.75元。“长期以来,农户种植的藠头,都是我们这些经销商上门收购,而一旦经销商‘扯拐’,种植户就会遭殃。”朱祥杰不禁感叹,大竹县藠头的总产量今年大增,加之经销商之间竞争激烈,“这生意是越来越难做了”。

  对此,朱祥杰举了成都市场的例子。他说,今年有好几个达州本地的经销商,成了他们在成都的新对手。“竞争变得激烈后,这些新入行的经销商就打价格战,亏本了就甩手不干了,但我们的藠头却卖不起价了。”朱祥杰分析说,脱手的价格低,加之原有的经销商市场秩序被扰乱,不少藠头经销商今年都已转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