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去世后留下了8岁的幼子明明,以及近百万的死亡赔偿金。围绕这笔钱,孩子的生母和爷爷奶奶起了矛盾,双方都想监管这笔钱,但彼此又对对方的监管不服。矛盾无法化解,不得不诉至法院。

  近日,泸州纳溪区法院江宁法庭就遇到了这样的棘手事。为了妥善解决这一问题,江宁法庭积极探索,将明明的财产监管权转移到了第三方,由明明所在的纳溪区棉花坡镇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代行监管职责。

  父亲去世 留下95万赔偿金

  直到现在,明明仍无法完全明白,围绕在自己身上所发生的一系列事情。明明的父亲张龙,是一名幕墙维护工,长期需要高空作业。不幸的是,在一次作业中,张龙不幸坠亡,留下了8岁的明明。有点特殊的是,明明的家庭关系相对复杂。事发时,明明和父母一起生活,但父母并没有办理结婚手续。另外,母亲刘英此前还有婚史,并留下了三个孩子。明明爷爷张发明、奶奶李素珍则长期和另外一个儿子一起生活。相关证据显示,在这之前,张龙和其父母关系很一般。

  张龙去世后,在争取赔偿金上,刘英、张发明、李素珍暂时结成了同盟。95万元赔偿款是一个协商后的结果,没有经过司法程序。根据当初的赔偿协议,95万元赔偿款一次性转到了张发明的账户上。此后,张发明又转了20万元到明明母亲刘英的账户。另外,处理张龙后事,还花了10万元。明明则继续和母亲一起生活。

  分割难题 彼此缺乏信任

  最先对赔偿金不放心的,是明明的母亲。今年3月,刘英以明明名义将张发明、李素珍诉至纳溪区法院,请求对余下赔偿金进行分割。

  在刘英看来,这种担忧不无道理。张发明、李素珍育有两子,张龙为次子。张龙和哥哥素来不和,生前和哥哥及父母几乎已经断绝来往。张龙去世后,张发明、李素珍火速开始在农村盖房。这使得刘英担忧,赔偿款可能很快就会被明明爷爷、奶奶挥霍一空。

  同样,对于刘英,张发明、李素珍也有看法。在和张龙同居前,刘英已和他人育有3名子女。办完张龙后事后,刘英带着明明,和之前所生的大儿子一起共同生活,家庭关系复杂,家庭负担也很重。张发明担心,将赔偿金分割给明明后,实际掌控人仍然是刘英,“万一对方将款项用于其他家庭成员的开支,怎么办?”

  “从理论上讲,95万元既包括了张龙的死亡赔偿金,也包括了被抚养人生活费、丧葬费、近亲属精神抚慰金等一系列项目。被抚养人生活费和精神抚慰金可以各归所有,但死亡赔偿金只能参照《继承法》按照与死者生前生活的紧密程度等因素进行分割,但由于此前的赔偿案并未经过司法程序,各个款项金额并不明确,是一笔糊涂账,精准分割存在困难,再加上双方互不信任,有点棘手。”承办法官周文婧说。

  在受理了该财产分割请求后,法院当即对张发明的账户进行了保全,此时,账户内只剩下30余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