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道影像“

  山间豁然开阔,绿树掩映

  “丢了”一座古城,万娇却“捡到”一条古蜀道。攀爬过程中,随着脚下的路开始变化,一条先民走过的古蜀道被发现。

  队员们最初下车后,进入的是洋目鱼片区。在这块区域,路径非常狭窄,只容得下一人过,万娇比喻它为“乡村小道”。行走其间,挤挤挨挨的小草,不时地搔弄起队员的登山鞋。一路上,树木稀稀疏疏,将人曝露在阳光下。

  而徒步近1个小时,趟过一条“之”字形的小路,进入关口片区,道路豁然开阔起来。泥巴路宽2米有余,路中间,一排树枝肆意伸展,撑出一顶荫庇的绿伞。树枝右侧,绿色植物在泥土地上“爬出”。

  见此景,万娇大叫起来,“这是条开辟过的路!”

  付玉章平淡地应道:“是啊,村民们都从这,爬上山去摘药换钱。”

  “常有人走吗?”万娇追问。

  “不常,不过,老人说,以前,这是条茶马古道。”付玉章并没发现,这里有什么异样。

  万娇停下脚步,仔细观察起来。她发现,道路右侧的山体是直角,并据此认为,道路是人工开凿的,因为自然踏出的道路,不会有如此分明的棱角。她还认为,道路应是集体之作,因为在古代,零星的村民是没有生产力的。

  走到树边,万娇观察发现,树木应有20年的生命。据此,她推断,道路在30年前就已经废弃,随后,树枝自然生长起来。

  接下来的路途中,万娇瞧见了一堆石头,蹲下来。付玉章不解,“不就是一堆石头吗?”

  “不是简单的石头。”万娇说,这些石头是一块块垒起来的,是一处曾经的建筑基础。

  继续行走,万娇还看到了一段道路中,几块木头掩在土里。她认为,这表明道路曾经有人维护过。

  万娇基本认定,这是一条古蜀道。2米宽的道路,容得下3匹马通过,大伙打趣说,这可谓古代的“高速路”。

  考证年代,万娇认为,虽然茂县的多个遗址可追溯到石器时代,那时的先民并没有能力开凿这样的大道,只有当居民们拥有了冶制金属的能力时,才可能拓出这条道。万娇表示,她还将做进一步考证这条古蜀道的年份。

  万娇说,在数千年前,当时的森林比现在茂密,居民要是走偏了道路,很有可能会在森林里迷失。所以,当时的人们总会沿着山脊,或者顺着河谷,开辟出一条道路。而在古时,修筑一条路,是个巨大的工程。于是,修路人往往会将自己的名字,刻在石碑上。可惜的是,当天,万娇并没有发现石碑。

  声音

  村民回忆:这条古蜀道,我走过两次

  考古人员眼里的这条古蜀道,63岁的付玉章称自己路过多次,也“正儿八经地走过两次”。

  第一次是在2003年,两个地质勘查员找到他,邀请他带路,进山探矿。于是,他背上干粮,带着他们,翻过高川粮子山,花了两天半,走到四大斋坪。到达目的地后,勘查员开始了两个月的普查,他也从旁帮衬着。餐饮不便,付玉章跟着“吃了40碗方便面”。

  后来,在2014年,他约着四五个村民,想要遛遛,便带着帐篷,走了两天,抵达茶山村。住了一周,再返回清平寨。

  走山路,对他来说“就是家常便饭”。看过一两百米的悬崖,住过两个月的帐篷。付玉章说,这辈子吃过的干粮,可以堆成一家超市了。

  翻山时,他总是走在最前面。万娇感慨:“当地人的体质,和成都平原的还是不一样。再遥想几千前年,人们常年行进山谷间,体质应该比现代人好。所以,我们找寻蜀道,不能以我们的感知去判断,而要还原当时当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