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在线消息(记者 王林)逃离加禾村的计划,48岁的吴大利已经筹划了30年。他认为自己不应该被困在广安市广安区白市镇加禾村,这个名观音沟的小地方。

  拼命地看书,吴大利坚信,通过看书、写小说,可以摆脱心中的苦闷。30年来,他读书超过2000本,甚至在干农活时,在田间地头小憩他都要拿出一张纸条学习。村里的人都说,吴大利脑壳有问题,一个农民,不好好种庄稼,装什么文化人。

  2017年6月25日,吴大利经过三年的准备,考取到了《安全生产考核合格证》。今年内,他还打算考取《二级建造师执业资格证书》。吴大利相信,自己有了这两个证书,去建筑工地打工,再也不会当小工了,这是一种质的飞越,也是他挣脱桎梏枷锁的第一步。

  立秋刚过,加禾村二组的一大块稻田,在阳光的照射下,金灿灿的,从江苏、河南等地赶来的“稻客”,驾驶收割机穿梭在乡间的水泥路上。

  稻谷即将收割,又是丰收的一年。金黄色的稻田旁边,吴大利正在忙着栽秋薯,晚于正常栽薯季节两个月,秋薯在入冬时收获,错开红薯旺季,在市场上可以买个好价钱。

  8月9日,广安依旧高温难耐,秋薯苗栽种下去后能不能成活,这是一个大问题。天色微亮,吴大利从水沟里挑来清水,将薯苗地淋湿,希望靠着地里的水分抵抗35℃的高温。

  临近午时,气温越来越高,吴大利发现,薯苗已经被晒倒下。叫上妻子一起,他准备用茅草给薯苗搭个防晒棚。妻子患有间歇性精神病,割茅草的时候踉踉跄跄,自言自语呢喃着。

  外出干农活叫上妻子一起,吴大利并不是希望妻子能够帮什么忙,而是把妻子独自留在家里,他不放心。“精神病犯病了就乱砸东西,没有意识。”1993年,吴大利娶了隔壁村的这位患有间歇性精神病的女子,生下一个儿子,吴大利觉得,照顾妻子是他的责任,一日夫妻百日恩,不能亏待了她。

  茅草盖了半块地,吴大利已是汗流浃背,他决定坐在阴凉处休息片刻。仰头喝一口盐开水,从裤兜里掏出凌晨做的“小抄”字条,上面记着《二级建造师执业资格证》考试的法律知识。

  “好记性不如烂笔头,多看多记才能烂熟于心,考试才能通过。”6月25日,吴大利考取到了《安全生产考核合格证》,今年他还打算考取《二级建造师执业资格证书》。

  在田边地角看书复习,吴大利已经坚持了4年,干农活时,吴大利习惯在兜里装着凌晨摘录的笔记。

  同村人都取笑他,农民不好好种地,装什么文化人。同姓的叔叔训斥吴大利:农民非要装书生,看你那穷酸样,活该一辈子没出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