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图片 澎湃新闻记者 胥辉 本文图片 澎湃新闻记者 胥辉
 本文图片 澎湃新闻记者 胥辉 本文图片 澎湃新闻记者 胥辉

  电影接近尾声时,天突然下起了雨。几十位村民热情不减,直到片尾字幕结束才陆续离开。放映员杜胜超和妻子收拾好设备,骑行10多里,回到镇上时已是晚上10点半,他们开始生火,做晚饭。

  这是10月4日,四川盐亭县乡村放映员杜胜超在这个假期里,下村放映的第三场电影。不过,对他来说,这也只是一个平常的放映日。

  他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一年365天,只要没下雨,每天都这样。”而这项工作,他已经干了35年。

  从最初徒步下村,到骑上公家配的自行车、摩托、三轮放映车。从使用8.75毫米的胶片放映机、到16毫米,再到现在的数字放映机。35年,他见证了农村和中国电影的变迁。而他也从20多岁的小伙变成了58岁的临退休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