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10日,来自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的四名女考古员一行,正在翻越九顶山无人区的一座雪山。 2017年11月10日,来自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的四名女考古员一行,正在翻越九顶山无人区的一座雪山。
在仅一脚宽的峭壁上行走。 在仅一脚宽的峭壁上行走。

  有人说:“茂县不过是一座连着又一座的山。”2017年11月,四名来自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的女考古员对此有了切身的感受。七天里,她们从茂县出发,趟过泥泞路,翻过雪山坡,踩过碎石坡,徜徉在迷雾森林里,于一脚宽的悬崖边迈步,在接连翻越12座高山后,终将雄浑高耸的九顶山脉征服。

  这七天,她们经历了没电话信号、没电源、洗不了澡的山居生活;在帐篷里,夜闻牦牛来访;在扎营地,靠柴火取暖……在岩井沟,巍峨的群峰间,她们看见,厚厚的云海柔软浮动,将数座山峰点缀得犹如海中的岛屿,浩瀚罕见。

  11月16日,她们从绵竹县走出,跟她们一起返回成都的,还有7块在筲箕塘寻得的石头。近日,经确认,这些石头来自新石器时代,发现之地,或是重要遗址。今日,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将独家视频、图文报道考古人员的此次奇幻之旅。

  A

  寻石

  考古队员穿越无人区

  寻石

  圆边石块吸引考古人目光

  11月13日,德阳绵竹,九顶山筲箕塘,海拔3717米。清澈,营造空灵。

  天空湛蓝,干净得没有一丝云彩。太阳高高悬挂,映入手机镜头里,晕出两道光环。朝阳下,群山苍茫,起伏又起伏,表现出两种“情绪”——山阴一面,白雪皑皑,圣洁而孤傲;山阳之处,杂草舞动,温暖而活泼。

  山谷里,四名来自省考古院的女子从帐篷里爬出,经不住风的猛烈灌入,呵了呵气,从兜里掏出户外羽绒手套。见山的那头,十多头黄牛甩着尾巴,悠然信步,她们也迈开了步伐。

  “走了三天了,终于开工了!”拄着登山杖,四名“女将”分成两路。

  张娇娇跟着当地村民向导余家华向山巅挺进,他们将去采集植物种子,带回成都,做植物考古标本。万娇、成婷、张思琪往更低处迈进,来到一条沟渠边,开始了田野考古。

  沟渠里,往昔的河流已经干涸,一块块石头混杂在泥土里。三人沿着沟走,不停地用登山杖试探,遇到特别的,便捡起来瞧瞧。他们希望能寻到远古时代的石器,这是此行的目的。

  “这块太脆了,做不了工具。”“这块石头这么粗糙,明显是自然形成的。”一个半小时过去,丢了几十块后,成婷在挤挤挨挨的石头间,留意到一个圆边石块。

  拿起铲子,将圆边石块整个挖出,捡起,她注视着,手中的这块石头沉甸甸,呈半圆形,中间厚边缘薄。

  “特别圆!特别圆!”成婷平静了一会,向记者说道,石头形成的最初,是不可能这样圆的,所以它很有可能是古人用石头磨制的工具。“今天,我们沿着河谷观察,整条沟里的石头,磨圆度都不是特别好,这一块是目前发现最圆的,它不一样。”

  接着,成婷将石块放在了铲子上,“你看!形状多像!这应该就是古代的石铲!”

  “万老师,万老师!”她尖叫着,唤来领队万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