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2017年10月1日《民法总则》正式实施后,关于诉讼时效由原来的“2年”变为“3年”的规定引起了广泛关注。去年11月,四川德阳旌阳区法院就依法审理了一起民间借贷纠纷案,双方就原告的起诉是否超过诉讼时效进行了激辩。最终经审理,法院认为该案应遵照《民法通则》规定的2年诉讼时效判决,因此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案例:3年前出借25万

  《民法总则》实施后提诉起讼

  2014年7月4日,原告梁某借给被告刘某25万元,但针对这一笔借款,双方却分别拿出了两份不同的借款合同,一份约定借款期限为1个月(至2014年8月3日),另一份合同上,双方则约定借款期限至2014年12月31日,近6个月的借款时间。原告表示,在借款期满后,她多次向被告催要钱款未果。直到2017年10月12日,梁某将刘某及其妻子作为共同债务人告上法庭。

  被告辩称,原告的诉讼时效已过,应驳回其诉讼请求。对此,原告当庭反驳道,2017年10月1日起施行的《民法总则》已将普通民事案件的诉讼时效由2年变更为3年,本案起诉并未超过3年诉讼时效。

  而对于同一笔借款签订了两份借款合同,存在两个不同借款期限,被告持不同意见,但承认了曾经与原告口头约定延期偿还借款的事实。

  判决:旧法诉讼时效届满之日早于《民法总则》实施之日

  按2年诉讼时效判定

  根据《民法通则》第135条规定,向人民法院请求保护民事权利的诉讼时效期间为2年;2017年10月1日施行的《民法总则》第188条规定:向人民法院请求保护民事权利的诉讼时效期间为3年。

  法院认为,在前者尚未废止的前提下,后者是否具有溯及既往效力的问题,遵循最高人民法院既往的司法解释关于民事法律溯及既往效力的司法态度,结合后者的立法背景,就本案而言,应按2年诉讼时效判定。“本案中,在《民法总则》施行前,原告按照旧法(《民法通则》)计算的2年诉讼时效已经届满,如果因为新法的实施而赋予原告重新计算时效的权利,这不太合乎逻辑,也不符合诉讼时效制度促使权利人及时行使权利,从而稳定社会秩序的本意。”本案承办法官霍红告诉成都商报客户端记者。

  基于此,法院认为,民事主体的权利受到损害的事实发生在民法总则施行之前,自权利人知道或应当知道其权利受到损害以及义务人之日起至民法总则施行之日超过2年的,诉讼时效期间应遵照《民法通则》规定的2年,已经届满的,人民法院不予保护;尚未超过2年的,诉讼时效则直接适用《民法总则》,为3年。

  而本案,原告主张借款的诉讼时效无论从2014年8月4日起还是从2015年1月1日开始计算,原告2017年10月12日提起诉讼均已超过了2年的诉讼时效期间,原告的主张已丧失胜诉权,因此法院最终驳回了原告梁香的诉讼请求。

  根据《民法总则》第195条,如果权利人向义务人提出履行请求,那么诉讼时效中断,从中断、有关程序终结时起,诉讼时效期间重新计算。对于本案是否适用此情形,霍红表示,原告虽然称其曾多次催要钱款,但并未就此部分事实进行举证,进而不能适用法律规定的诉讼时效中断的情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