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家沱支流江滩,若隐若现的“长江玉”古家沱支流江滩,若隐若现的“长江玉”

  1月2日,新年第二天,位于长江边的重庆江津区德感镇古家沱段,江风在摄氏12度的室外温度下,吹在脸上仍然感觉寒冷。江津港码头外的长江滩上,不规则地耸立着多个卵石堆。尽管因为乱石资源枯竭,古家沱已经被禁采,但每天仍有石友前来,在江水一样无法计数的卵石中,寻找一块中意的美石。

  “石之美者为玉。”浩如星河的长江石中夹杂着和黄龙玉品相、质地接近的高品质石料。人称“石痴”的重庆人李强率先提出“长江玉”的概念,引发珠宝玉石界关注,争论多年无休止。而目前,大重庆片区及四川的泸州、宜宾等地,大大小小的“长江玉”加工坊已达20家。很多人靠捡石头,年收入三四十万元以上。一位加工坊老板也告诉记者,“业务接不完”。

  长江玉究竟算不算玉?长江玉有何价值?成都商报记者走访长江沿岸重庆、江津、泸州、宜宾、巴南甚至长江支流涪江畔的潼南等地,试图揭开长江玉的“神秘面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