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

  “泥鳅党”转战黑龙滩 去年大半年抓了80多起

  华丰渔业,是黑龙滩水库渔业合作管理团队,其主要职责是协助黑龙滩水库主管部门,对黑龙滩水库渔业资源进行管理。

  2018年1月1日凌晨,华丰渔业巡逻人员在巡逻时,发现两名男子正用活泥鳅钓鱼。“现场虽然只有两条翘壳,但每条都在一米左右,是非常少见的‘米级翘壳’,用普通方法很难钓上来。”巡逻人员王国军说。

  当天上午,在黑龙滩边一农家乐,巡逻人员又发现了两名“泥鳅党”,“劝说后我们离开,他们又用泥鳅钓,我们上前制止,他们还说不懂这个。”

  记者在黑龙滩水库钓鱼须知上看到:严禁使用活饵(泥鳅、鱼、虾等)进行垂钓,违反规定者,没收钓鱼卡、渔具和鱼获,并视情节轻重赔偿资源损失,情节严重者移送渔政、公安机关处理。

  但这些规定似乎对“泥鳅党”约束不大,阙兴海说,仅2018年以来,他们便查获了8起非法垂钓。“这种被我们业内不耻的钓鱼方法,从2017年5月左右开始出现在黑龙滩,到2017年底,共发现了80余起。不过,只抓获了十余起。”阙兴海介绍,这些用泥鳅垂钓的人,一开始在重庆兴起,被多个大型水库拒绝后,去年开始转战黑龙滩,“幸好我们发现及时,不然会造成不可挽回的破坏。”

  掠夺

  曾半年钓空一座水库 全省多地拒绝“泥鳅党”

  同为钓鱼爱好者,在阙兴海看来,泥鳅钓法被业内所不耻。“这种钓法,会对渔业资源带来毁灭性打击。”

  阙兴海曾在绵阳负责一个大型水库。2016年,该水库迎来了“泥鳅党”,当时管理人员并没在意。结果是,不到半年,这座水库里的翘壳就几乎被钓空了。

  “有的人一晚上就可以钓好几百斤,平均5分钟左右就要钓上一条翘壳!”阙兴海说,如果黑龙滩也放任“泥鳅党”,不到半年,黑龙滩的翘壳或许也会被钓空,如果这样,黑龙滩的渔业生态平衡将被打破,渔业资源会受到毁灭性打击。

  阙兴海解释说,黑龙滩里有上百种鱼,每种鱼类环环相扣。其中,一种不大的太阳鱼,专门以四大家鱼(鲤鱼、鲫鱼、草鱼、鳙鱼)鱼卵为生,而翘壳这种肉食性鱼类,则是以太阳鱼等小鱼为食。“如果翘壳都被钓没了,那太阳鱼就会疯狂生长,必然抢占其他鱼类的生存空间,最终破坏鱼类生态平衡。”阙兴海说,要在短时间重新恢复生态平衡,是很难的一件事。

  记者了解到,从2017年开始,广元白龙湖、简阳三岔湖、绵阳鲁班水库等省内大型水域的管理方,都对“泥鳅党”发出了警告,并加强了巡查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