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经审判程序,不得要求未举债的夫妻一方承担民事责任,同时,认定夫妻债务,要有足够的证据——根据2017年最高法关于婚姻法司法解释二第24条的补充规定,梓潼人刘兰近期成功规避了前夫所借债务。  

  刘兰和前夫赵善婚姻存续期间,赵善在外借款40万元用于承包工程,到期未还清债务后被起诉,虽然此时刘兰已和赵善离婚,但同样是被告之一。梓潼法院经过调查,认为借款虽发生于两人婚姻存续期间,但赵善将该笔借款用于了承包工程项目中,并未用于家庭生活,因此该笔借款不属夫妻共同债务,对该笔借款刘兰不承担偿还责任。

  男子婚姻存续期间借款40万元             

  赵善和刘兰均是梓潼人,两人于2005年结婚。平时,赵善主要在外面承包一些工程项目。2013年5月8日,为了建设三台县青东坝标准厂房,由于资金缺乏,赵善在肖平处借款40万元,借款期限1年,从2013年5月8日至2014年5月7日止,年利息为80 000元。逾期未归还本息,经双方协商一致同意后,本金可按借条约定的利息续借。

  借条中,有赵善的签名捺印、有其挂靠公司委托代理人廖名的签名捺印。廖名在借条上签署“借款属实,同意由赵善承包经营的三台县青东坝标准厂房工程的赵善应得的工程款为此借款作担保”。

  借款到期后,赵善分别于2014年5月7日、2015年6月20日、2016年2月6日、2017年3月1日作出续约,双方同意将借款期限延期,利息按照每月8000元计算,截止2017年3月1日,赵善欠下本金24.4万元,利息付至2016年2月6日。

  据了解,某公司取得了青东坝标准厂房(一期)工程建设项目,赵善及另外一人挂靠于该公司,以内部责任承包经营的方式进行施工,是青东坝标准厂房(一期)工程建设项目的实际施工人,廖名系该公司与赵善签订内部责任承包协议的委托代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