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在线消息(记者 张渔)一起资产转让纠纷案件,四川省德阳市和中江县两级法院耗时8年,先后作出7份判决、7份裁定,时至今日却没能将案件了结。围绕争议的“150万卖房款”,案件双方当事人也陷入了无尽的诉讼之累。

  买卖房屋 150万房款成“借款”

  “这个案子都整了几年了,到现在还没得个定论,整得累啊!”4月13日,说起8年前的事情,四川省中江县红光包装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陈先琪言语间充满了无奈。

  而案件的另一当事人,德阳市凯都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法人彭先勇也尽显疲惫,接到记者的采访电话后,拒绝了记者采访。

  事情还要从8年前说起。2010年5月18日,四川省中江县红光包装有限公司(下称红光公司)与德阳市凯都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凯都公司)签订《资产转让协议书》和《补充协议》,约定红光公司将位于中江县朝阳南路170号住宅、工业用地、划拨地及其房屋等转让给凯都公司,转让费用530万元;凯都公司赔偿红光公司转让土地上的房屋搬迁损失费330万元。两项金额共计860万元。

  红光公司法定代表人陈先琪回忆称:“协议生效后,我公司将11个房产地产证如约移交给凯都公司,但凯都公司并没有按照合同约定付款。我公司多次催促该公司履行协议无果便要求解除协议,双方发生分歧,后来通过凯都公司法定代表人彭先勇一朋友王玉兴从中协调。”

  2010年10月,在王玉兴主持协调下,陈先琪和凯都公司法人彭先勇口头约定,凯都公司同意在860万元基础上,另外增加150万元继续履行协议,增加的150万元通过中间人王玉兴转付。

  随后,凯都公司通过农业银行转账支票划转150万元至王玉兴个人银行账户,支票存根注明资金用途为“付房屋款”。10月21日,令人奇怪的是,王玉兴在接收该转账支票时,他不是向凯都公司开出收条证明及用途,而是打了一张150万元的借条,“今借到凯都房地产公司现金1500000.00元,金额(大写)壹佰伍拾万元整。借款人:王玉兴。2010年10月21日。”王玉兴在借条上签名并按了手印。

  至于为什么要向凯都公司出具借条?陈先琪表示“王玉兴在向法庭解释时称,他认为凯都公司财务制度就是这么规定的,前面一笔12万元的食堂拆迁补偿也是由其出具了12万元的现金借条,再转付给了红光公司。”

  2010年10月26日,王玉兴将其名下150万元及资金利息75元转存给红光公司法定代表人陈先琪。

  一场官司打8年 双方深陷诉讼之累

  然而,双方接下来的合作也并不愉快,双方再次就履约发生分歧。2013年7月,凯都公司手持“借条”起诉中间协调人王玉兴,要求王玉兴及时支付借款。

  中江法院立案后,红光公司被列为第三人参加诉讼。法庭上围绕150万元是借款还是房屋款进行了激烈的辩护。2014年2月19日,中江法院作出(2013)中江民初字第1130号民事判决书,判定王玉兴偿还凯都公司借款150万元及利息。王玉兴不服判决提起上诉。2014年6月5日,德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判决维持原判。

  2014年6月30日,输了官司的王玉兴很快以不当得利为由,将陈先琪、红光公司诉至中江法院,诉请法院判令陈先琪、红光公司返还其支付的150万元及其75元利息。

  在该案审理期间,由于牵扯到其他案件,广汉市法院、中江县法院相关人员主持调解,红光公司与凯都公司就继续履约和法院判决的150万元借款债务处理签订《资产转让补充协议》。

  《资产转让补充协议》约定:协议转让资产全部完成过户后,凯都公司不再享有向王玉兴追偿150万元借款本息的权利,王玉兴不再享有向红光公司追偿150万元的权利,凯都公司与王玉兴之间的150万元借款债权债务关系、红光公司与王玉兴的150万元不当得利债权债务随之消灭。

  2014年12月8日红光公司将《资产转让补充协议》转交给中江法院,希望作为抵销债权债务的证据。但该案审判人员向红光公司、王玉兴送达该份判决书时,告知其《资产转让补充协议》“不在本案中作为证据使用了”。并在同月11日作出的红光公司不当得利一案的判决中,判定红光公司返还王玉兴不当得利150万元及利息。随后,红光公司提起上诉后,德阳中院维持原判。

  2015年10月23日,红光公司手拿《资产转让协议书》《补充协议》《资产转让补充协议》,以买卖合同纠纷为由,另案起诉凯都公司,要求凯都公司继续履行合同、承担违约金。2016年5月19日,中江法院作出判决,认定《资产转让协议书》《补充协议》《资产转让补充协议》合法有效,认可凯都公司免除王玉兴借款债务、王玉兴免除红光公司不当得利债务、买卖中增加的150万元购房款事实。判决凯都公司支付红光公司购房余款共计210万元及违约金;违约金按商业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息130%计算。

  凯都公司不服判决,上诉至德阳中院。2016年11月21日,德阳中院驳回凯都公司上诉,维持原判。2017年1月3日,红光公司向中江法院申请执行凯都公司继续履行合同、支付余款及违约金。

  然而,事情并没有结束,此时,凯都公司也向中江法院申请恢复执行王玉兴“借贷”案。2017年4月12日,中江法院向王玉兴发出履行借款债务的执行通知书。对此,红光公司以利害关系人身份,和王玉兴向中江法院提出执行异议,认为:《资产转让补充协议》中三方互认债权债务抵销并经法院判决确认合法有效,且红光公司已履行完毕相应全部义务,遂请求驳回凯都公司提出对王玉兴的执行申请。

  2017年4月21日,中江法院作出《执行裁定书》,认定“异议人王玉兴与申请执行人凯都公司借款150万元本息的债权债务关系消灭的条件并未成就”,裁定“驳回异议人王玉兴、利害关系人红光公司的异议请求”。该裁定经过德阳市中院复议,认定“债权债务消灭的条件亦已丧失全部成就的可能”,从而维持了中江法院作出的执行异议裁定。

  申请复议期间,2017年6月27日,红光公司申请凯都公司继续履约给付余款的执行申请,被中江法院裁定驳回。理由是王玉兴、红光公司提出的执行异议正在复议。

  目前本案进展如何?2018年4月13日,记者联系德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了解情况,随后被告知请联系中江县法院,中江县法院办公室一朱姓主任电话中表示,他不清楚具体案件情况,让具体办案人员与记者联系,但截至记者发稿时,仍没有该院具体办案人员与记者联系。(本文部分内容综合民主与法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