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13日,母亲节。也是宜宾珙县19岁男子谢云涛为逼母亲回家而喝百草枯的第五天,有气无力的谢云涛自知等不到妈妈了。因吸入百草枯剂量太大、时间太久,珙县、宜宾及成都多家医院均表示无能为力。“希望我的死,能换来妈妈回家,能陪伴两个妹妹长大。”13日上午,谢云涛向父亲和堂哥交代了他最后的“遗言”。

凌晨求助:

  凌晨求助:  爸爸救我,我喝了百草枯

  5月7日,珙县底洞镇两河村村民谢少奎有点高兴,远在内江打工的大儿子谢云涛回家了。自从去年打工回家后,谢少奎就独自在家照顾两个女儿和岳母。谢少奎种庄稼、喂母猪、养蚕子,希望多挣点钱,供两个女儿读书,也给儿子找个媳妇。

  由于儿子回来得较晚,父子俩一夜无话。第二天,谢云涛帮父亲干了一天农活,父子俩聊了些闲话,其间谢云涛并没有表现出任何异常。

  当晚,累了一天的谢少奎早早睡下。半夜,谢少奎突然被敲门声吵醒,门外传来儿子谢云涛带着哭腔的声音:“我喝了农药,爸爸快救我。”儿子的话让谢少奎大吃一惊,“你喝的啥子农药?”谢少奎慌忙跑到儿子房间,看到床前有呕吐物,旁边放了个白色塑料瓶子。谢少奎看见,瓶子上赫然写着三个字:“百草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