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7日,陈青山的板车和物品被装上小货车,最后100公里老人乘车回家 5月7日,陈青山的板车和物品被装上小货车,最后100公里老人乘车回家
 好心人为陈青山打印的线路  好心人为陈青山打印的线路

  从广州市白云区三元里,到四川广安市武胜县金牛镇,地图显示1700公里。

  这段距离,75岁的陈青山决定,自己拉着平时拾荒用的板车徒步回家。

  2016年12月27日,陈青山从广州正式出发,一路上惊险不断,连人带车滚进水沟、摔下10多米高的荒坡……当然,沿途他也遇到了不少好心人,他们帮他推板车,为他打印地图、送他食物。

  今年5月7日,老家金牛镇镇政府和派出所工作人员得知情况后,专程开车前往重庆长寿区石堰镇,将徒步到此的他接回老家。

  出发 /

  带上锅碗瓢盆,七旬老人拉板车徒步回家

  2015年秋天,在广州流浪了整整10年的陈青山,突然有了回老家看看的想法。

  “就是回去看看亲戚,看看家乡这些年的变化。”陈青山75岁,广安市武胜县金牛镇人,家里排行老三,下有一个妹妹。上世纪八十年代母亲去世后,这个自称“内心很孤独,想出去走走”的单身汉,独自前往广州,最开始在建筑工地上干活,后来靠捡破烂为生。

  陈青山上一次回家还是2005年,但在老家待了不久,便再次乘火车回到广州。在广州,白天到处捡破烂,夜幕降临便在街头睡一晚。

  “(捡破烂)一个月有几百块钱收入。”在广州流浪11年的日子里,好心人会送他食物,他也自己买米煮饭,或吃别人吃剩的盒饭。每隔一段时间,陈青山都会给老家的妹妹打电话问候平安。自己没有手机,大多数时候,他会借路人手机给妹妹打电话,“好心人还是多,也不收我钱,毕竟是别人手机,也不好多讲,每次讲两三分钟。”

  最后一次给妹妹打电话,是在2015年秋天。他在电话里告诉妹妹,自己打算回老家看看,但身份证丢了不能买火车票,打算走回来。

  “这么远,你走得回来?”70岁的妹妹陈谷英认为哥哥开玩笑。这是兄妹俩最后一通电话,随着老家座机坏掉,陈谷英再未接到哥哥的电话,她没想到,哥哥真的会徒步回家!几天前,金牛镇镇政府工作人员和派出所民警将哥哥送到了自己家里。

  跟妹妹通电话后,陈青山在广州又待了1年多才正式出发,他解释说:“我这个人随意得很,想走就走。”2016年12月27日早上,他将锅、碗、干粮、捡来的衣服、一床破棉被等家当搬到板车上,板车是他一年前靠拾荒攒下的550元钱买的。还有一本捡来的小学生新华字典,也放到了板车上,“我平时要看”。

  出发的时候,他身上只有几十块钱,“就一边走一边捡破烂嘛,总会走回去的。”陈青山这样想,他听说过“背包客”这个词,这辆载满物品的板车就是他的“背包”。出发前,陈青山找来两块塑料薄膜,遮挡好板车,从广州白云区三元里出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