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14日早上,四川航空3U8633重庆至拉萨航班挂出空中特情7700信号,之后备降成都双流。据中国民航西南地区管理局通报显示,该航班在成都区域巡航阶段,驾驶舱右座前挡风玻璃破裂脱落,机组实施紧急下降。成都商报记者第一时间联系四川航空获悉,“因机械故障备降成都,航班已于7时42分安全落地,旅客已有序下机休息。目前,川航正协助旅客安排后续出行”。据悉,早上11时,川航已换机执行飞往拉萨的航班,11:40分左右,旅客已经开始登机。据成都商报记者了解到的最新消息,目前机场流量已经恢复正常。

为备降航班让出空间  双流机场出港单跑道运行为备降航班让出空间  双流机场出港单跑道运行

  川航3U8633重庆至拉萨航班因挡风玻璃破裂脱落备降成都,导致14日上午其他执飞航班也受到了影响,一名乘坐国航CA4185的待飞乘客张女士告诉记者,自己乘坐的CA4185航班本应早上8:05分从成都双流机场起飞,但接到机上广播通知:“有一架飞机在飞行过程中玻璃碎裂,备降成都,因要给备降航班留出通道,所以CA4185暂不起飞”,大约早上9:35分,该名乘客表示,飞机已上跑道,准备起飞。

  张女士说,开始说是流控,后来机长广播说有一架飞机飞行过程中玻璃碎裂,备降成都。所以我们的航班还不能起飞,等通知。随后机上广播称成都机场一条跑道已经关闭。据机上安全员介绍,“备降航班出问题的不是客舱,而是驾驶舱的一块大玻璃被吸出去了”。

  另一名从成都前往拉萨的乘客丹女士告诉记者,“我们的航班都晚点了,出港的航班都受到了影响,出港就只有一条跑道,说是要给备降飞机让出跑道,我们乘坐的西藏航空TV9856原定早上7:05分从成都机场起飞,最后晚点了近一个小时才起飞”。

  5月14日下午1时15分许,记者通过成都机场相关工作人员了解到,“成都双流机场关闭了一条跑道,目前实行单跑道运行”。

  备降客机内部画面:氧气面罩掉落  杂物散落一地

  据媒体发布出来的客机内部画面显示,氧气面罩掉落,空乘不断提醒乘客注意安全,机舱内物品散落一地,据乘客介绍当时飞机非常颠簸,突然出现失重的感觉。一名乘客将自己的经历记录在备忘录上发布出来,据该乘客描述,到了早餐时间,自己被空乘叫醒,原本以为没有多久就可以降落,“惊变总是在猝不及防时发生,突然飞机顶部传来一个声响,机舱变暗,氧气面罩脱落在我面前,飞机开始急速下降”,“我清晰地看到飞机下方不到一公里处的冰山,真正的压抑,我感受到两旁旅客眼睛里的绝望,或许他们也能看到我的绝望吧”,通过该乘客的层层描述,现场的危急情况不言而喻。

  记者同时致电另一名该航班的乘客,该乘客表示,“回想当时情况仍心有余悸,不方便接受采访”。据悉,不少乘客对机长表明了自己的感激之情,同时也关注着机长的安全。

  据相关人士透露,该航班当班机长为军转民飞行员刘传建,具有过硬的心理素质和飞行素质。本次执飞的川航3U8633是一架空中客车的A319客机,注册号B-6419,从FR24提供的数据显示,风挡损坏是在万米巡航阶段发生的,民航史上前一次发生这种事故还是在1990年6月10日,英国航空的5390航班,在伯明翰飞往西班牙马拉加途中,BAC111客机左风挡脱框,没有系安全带的机长被吸出机外,被副驾驶及赶来的空乘死死抓住,最终在副驾驶的操纵下安全备降。不少业内人士对此次川航3U8633备降点赞,称其为“奇迹备降”,而刘传建被称为“英雄机长”。

  中国民航飞行学院飞行训练标准处处长葛志斌在接受成都商报记者采访时,高度评价了机组人员,尤其是驾驶人员在此次飞行特情中的表现。他表示:“在9800米的高空,驾驶舱玻璃碎裂会造成失压,当时驾驶舱内的物品甚至机组人员都有可能被吸出窗外,面临极大的生命危险。”气压对人体生理的影响主要是影响人体内氧气的供应。气压下降,机体为补偿缺氧就加快呼吸及血循环,出现呼吸急促,心率加快的现象。严重的会出现头晕、头痛、恶心、呕吐和无力等症状,甚至会发生肺水肿和昏迷低温。“在那个高度,30秒内人就会意识模糊,再加上零下二三十度的低温,要处惊不乱、有条不紊地处理特情,非常难得。”他表示,“在中国民航飞行史上,这次特情处理情况算是非常不错的”。对于可能的造成事故的原因, 葛志斌表示要等待调查结果,不过玻璃破碎的情况是十分少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