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评论员 高路

  因为子女的上学问题引得舆论哗然的四川广安市委副书记严春风,从曾经的“严书记”到现在“严违纪”,只用了短短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四川省纪委监委18日下午通报称:严春风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四川纪委监委的行动迅速而有力,体现出了对问题官员零容忍的决心。很多人点赞的同时,也开始讨论一个话题,假如没有“严夫人”的“作”,是否还有“严书记”落马的“惨”。就情节而言,这里面确实有很多偶然的成分,要是没有其前妻荒唐的行为,大概也不会引来注意,继而引发网友的曝光,触动监管高压线。于是就有人发出“严夫人”立功的感叹。

  可是如果再深究一下原因,就可以发现,偶然中有必然,早在伸手之初,结局就已经注定了。比如,其前妻为什么飞扬跋扈,是因为长期在特权思想的支配下,优越感浸透全身,身份认同出现偏差,以至于产生了高人一等的错觉。她的炫权炫富的行为,在别人看来非常刺目,但她自己不觉得有多怪异,也就很容易理解了。所以,故事情节虽然很离奇,但就其幕后发生的轨迹而言,一点都不奇怪。

  一个严重违纪的官员必然会在日常工作生活中有所体现,“表哥”杨达才花在了名表上;一些贪官则花在了房子上、奢侈糜烂的生活上;有些贪官可能不敢在国内花,就想尽办法转移到国外去花;有些人自己不花,老婆孩子使劲地花;有些人退休之前不动声色,退休之后大肆挥霍。社会是一个复杂的体系,在信息时代,一个人要想把自己藏起来,基本上是一件不可能的事,你节俭,可是房本会出卖你;你两袖清风,可家属花天酒地,一样会暴露痕迹。哪怕你隐藏得再好,也终究会有一个马脚露了出来。

  同为四川官员的成都市温江区委原书记谢超以现金的方式在家中藏有大量赃款。在接受纪律审查时,谢超说:“面对反腐高压态势,整天惶恐、焦虑与不安,收来的钱不敢存银行,也不敢搞投资,生怕留下蛛丝马迹;大量的现金不敢放自己家里,只能狡兔三窟、费尽心思隐藏;拿着大把的钱也不敢花,以至于受潮发霉。”电视剧《人民的名义》中,演员侯勇饰演的贪官角色可谓是这一类“节俭型”贪官的真实写照。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原副司长魏鹏远穿衣朴素骑自行车上班,家中却发现数亿元现金;北戴河供水总公司原总经理马超群吃饭时只点一碗面,却在家中搜出现金上亿、黄金37公斤。这些贪官有哪个不是演技一流,可是狡兔三窟、费尽心思又怎么样?最终起到的不过是一个保管员的角色。那些侥幸逃到国外的,又都过上了惶惶不可终日的日子,贪的钱还不够折腾的,随时可能被引渡回国,接受司法的制裁。

  从这个角度说,没有被发现只是暂时的,被发现是必然的,一时发现不了不代表永远发现不了。不管是二奶反腐、亲人反水、窝里斗,对事件只是起到推动作用,它加速了不正常现象暴露的速度。所谓的“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说的正是这个道理。不仅公众的监督始终存在,监管部门的监督也始终存在,不是这个引信点燃,也会是别的引信点燃。所以,如果想在这个方面打算盘,抱侥幸,恐怕是没有用的。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监管部门就可以守株待兔了。就这起事件而言,值得反思的地方仍然有不少。当地监管部门只用了不到一个星期就查出了问题,可见,“严书记”隐藏得并不深,而严重违纪违法的定性,说明严书记的行为是非常恶劣的,违纪违法恐怕也不是一两天了,那么,这么严重的情况,到底是什么一时蒙住了监管的眼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