沼气池现场,只留下的这些鞋子沼气池现场,只留下的这些鞋子

  “他二姐当时就要下去救人”,曾德彬说,他拦住了她,决定自己下去。曾德彬深吸了一口气,顺着木梯爬到大概两米深的沼气池里,“我拉住一个女的的衣领,往上拉了两步,没拉住,又滑下去”。

  大概20秒钟,一口气没憋住,曾德彬在沼气池里吸了一口气,他当时就感到了喉咙不舒服,只有赶紧爬上来。

  休息两分钟后,曾德彬再次顺着梯子爬下去,依然拉不动,坚持了二三十秒钟后,他只有放弃,爬了上来。

  他让蒲发树的二姐赶紧去村里叫人求助,但他们家住的地方,竹林茂密,几百米范围内并没有其他住家户,一时并没有叫到人。随后消防人员在赶来路上问路,曾德彬又赶紧去路口接人。

死者家周围竹林掩映,在村里稍显“偏僻”死者家周围竹林掩映,在村里稍显“偏僻”

  5月21日上午,曾德彬告诉成都商报记者,因为吸入了一口沼气,5月20日一整天,他都一直干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