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人照顾谢云涛家人照顾谢云涛

  5月26日晚,19岁的谢云涛在历经了痛苦的两个多星期后,离开人世。自5月8日喝下百草枯后,谢云涛感觉身体里像有一条毒蛇,“它肆无忌惮地、慢慢地吞噬自己的身体”。被多家医院医生“判了死刑”的谢云涛,靠着父亲手把手输液消炎、吃土方子中药,痛苦地支撑着生命的最后时光。

  被民间称为“死神”的农药百草枯,其水剂型于2016年7月1日起,已在国内禁止销售和使用,但胶剂的“禁令”被延长至2020年9月1日生效。而谢云涛服下的,正是目前仍然合法生产、销售的胶剂型百草枯。成都商报记者多方调查发现,合法的胶剂变成“水剂”,仅需一支溶剂。

  “百草枯最厉害的地方在于它不会让你立即死亡,而是一点一点地啃食你的生命,好像你可以聆听到死亡把你慢慢拖走的脚步声。”百草枯中毒却幸存的18岁小伙甘代松如是说。他警告那些尝试用冲动解决问题的人:“千万别碰百草枯!”

  水剂退市

  中国自2014年7月1日起,撤销百草枯水剂登记和生产许可、停止生产;但保留母药生产企业水剂出口境外登记、允许专供出口生产,2016年7月1日,停止水剂在国内销售和使用。

  胶剂在售

  南京红太阳公司于2013年取得了20%可溶胶剂的正式登记。根据规定,红太阳的百草枯胶剂到2020年9月才退市。记者走访发现,仍有商家在销售百草枯胶剂。

  变“胶”为“水”

  百草枯胶剂溶解较麻烦,因此有的商家销售时会配送“速溶剂”,只需从胶剂瓶口滴进一点,然后扣上瓶子摇晃,就能把整瓶胶剂变成“水剂”。

  A

  日记 十多年来,谢云涛没有如此依赖过父亲,要是听说父亲要外出,他就会把父亲叫住,不让他出门。

  一个百草枯服毒者的最后18天

  5月8日深夜,宜宾珙县底洞镇两河村19岁的小伙谢云涛敲响父亲谢少奎的门,带着哭腔喊道:“我喝了农药,爸爸快救我!”谢少奎慌忙跑到儿子房间,看到床前有呕吐物,旁边放了个白色塑料瓶子,瓶子上赫然写着三个字:“百草枯”。原来,为了劝离家的妈妈回家,这位小伙喝了农药,“逼妈妈回家”。但谢云涛没有意识到,他喝的“百草枯”是剧毒农药。

  5月11日

  他的口腔内开始出现溃烂症状

  在底洞镇卫生院洗胃后,因情况危急,谢云涛被连夜转入宜宾市第一人民医院抢救。5月8日早晨5点40分左右,谢云涛被送进宜宾市第一人民医院抢救室,进行了透析。治疗两天两夜后,病情并无好转。5月11日,谢云涛口腔内开始出现溃烂症状。“医生说没有救治的把握,因为百草枯中毒没有特效药。”

  谢云涛的遭遇被关注后,有人专门发起了“救助谢云涛”的微信群,群成员一度达到百余人。群友们为谢家献计献策,也有人捐款,希望帮助这个不幸的年轻人夺回生命。

  5月15日

  医院说“已错过救治窗口期”

  12日深夜,热心市民蔡勇、李静怡分别向谢云涛家人提供了成都崇州市人民医院电话,并告知这是一家从事百草枯中毒研究的试点医疗机构。

  家人连夜与崇州市人民医院联系,却又苦于经济条件举棋不定。谢云涛的堂哥告诉记者,为了抢救谢云涛,家里已经花了近两万元。到了15日,谢云涛家人再度联系崇州市人民医院时,却被告知喝的剂量太大、时间拖得太长,已经错过了救治窗口期。

  其间,成都商报5月14日报道了谢云涛的不幸遭遇。随后,全国各地近十余名热心读者通过成都商报,联系上了谢少奎。“有个自称专家的打电话来说,他有祖传秘方,保证治好谢云涛,但是一副药要两万多元。”谢少奎哭笑不得。堂哥谢云林开了几小时车,一路问到了位于宜宾高县附近的“老王场”,在一位中医处抓了两服中药。

  “医生说一顿三匙,刚开始吃了要吐,我就给他喂一匙;慢慢适应后,我认为他中毒深,药力必须加强,增加到了一顿十匙。”自从儿子出事,谢少奎几乎没离开过儿子半步。十多年来,谢云涛也没有如此依赖过父亲,要是听说父亲要外出,他就会把父亲叫住,不让他出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