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料儿媳 18年来只出过一次远门

  照顾瘫痪在床的病人是件体力活,由于陈俊梅长期卧床,医生建议邵学英一家人要经常帮她翻身、做按摩,防止身体出现畸形、神经坏死等状况。

  陈俊梅个子高大,邵学英身材瘦小,只有1米5多一点,80来斤,她自己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可以帮比自己高出一个脑袋、重20多斤的儿媳翻身,接屎接尿。

  但社区和邻居们都亲眼所见,邵学英几乎每天天不亮就起床,先到地里干活,然后回家帮儿媳起床,喂早饭、按摩。结束后,再下地干活,直到中午回来做饭、照顾儿媳,给儿媳喂蛋羹等流质食物,下午又再出门干活。

  怕陈俊梅万一突然醒来翻下床,邵学英每次外出干活,还要找来绳子,将陈俊梅固定在床上。

  出生在农村,给别人按摩,邵学英完全不懂,一开始只能这儿捏捏,那儿捏捏,也不知道轻重,所幸她家离青神城区不远,邵学英一有时间就去向医生学习。

  慢慢地,她学会了给陈俊梅揉捏四肢,敲打背部肌肉,俨然成按摩师、营养师和护理员。一年多来,陈俊梅没有任何反应,邵学英有点灰心,也打过退堂鼓:这样下去,好久是个头?

  但她很快说服自己:只要自己细心照料,儿媳就有站起来、清醒的时刻。

  功夫不负有心人,邵学英记得,大概2002年的一个下午,自己给儿媳妇按摩的时候,陈俊梅脚动了一下,邵学英心里的希望之火被点燃,慢慢地,陈俊梅能用眨眼、点头回应大家与她的交流了。

  2003年,陈俊梅已经能够站立起来,虽然只能拄着拐杖一颠一簸地走路,但对于邵学英来说却是莫大的惊喜。

  “只要她能站起来,这就是一个新的开始。”邵学英说,“她是我的儿媳,就是我的女儿,小时候我没教过她,现在我就当做重新教一次就是了。”

  刷牙、洗脸、穿衣、说话……自那以后,小学文化的邵学英像回到了年轻时教自己儿女时的样子,每天早上手把手地教起了陈俊梅,村头的小道上,常常看见邵学英牵着陈俊梅的手,慢慢地走着,邵学英一个字一个字地教陈俊梅。

  邻居们都说,那情形,就像一个年轻的妈妈,在教一个刚刚学走路、学说话的小孩子。

  陈俊梅许多记忆受损,许多动作都记不起,邵学英不厌其烦地一遍遍教,教的次数多了,邵学英也想发火,但她总有说服自己的理由:她啥子都不懂,就像个小娃娃,我怪她有什么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