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警:“女儿在老师眼皮底下被陌生人抱走了”

  6月4日下午两点刚过,何云东接到村小谷老师打来的电话:“你们来学校把娃娃接走了吗?”,“我们没有接”。

  “娃娃不见了”,“莫开玩笑哦!”,“真的不见了!”谷老师的声音听出来一些慌乱,何云东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何云东立即发动面包车,同时打电话报警,几分钟就赶到学校。听学生们说,大约十几分钟前,大家都在教室里午睡,一男一女走进来抱起小静就跑,谷老师当时正趴在桌子上睡觉,等他醒来时,小静已经不见了,只看到一辆出租车朝高塔镇方向飞速驶去。

  何云东来不及询问更多细节,他驾车向着高塔镇狂奔,一直追到县城,都未能追上嫌疑车辆。

  调查:法院判决孩子由女方抚养

  就在何云东赶到学校之前,谷老师就向南江县公安局大河派出所报警。

  警方调取监控视频后,一辆陕西牌照的出租车进入视野。警方与出租车车主王某通电话,王某否认自己与小静失踪有关,当被告知其涉嫌拐卖人口时,王某承认了“接”走小静一事。小静已被送到西安,与她的母亲王梅(化名)生活在一起。

  至此,一段隐情浮出水面。

  几年前,何云东到陕西高陵县打工,经人介绍认识了当地女青年王梅。2011年在高陵县登记结婚,2013年女儿小静出生。2017年,王梅一纸诉状要求解除两人的婚姻关系。

  王梅诉称, 何云东婚后常年在外打工,基本不顾家,也不给家里零用钱,孩子一直由自己抚养,由于聚少离多,两人经常吵闹。2017年4月19日上午,何云东与他的母亲突然回家,说来看看孩子,当天下午以给孩子买衣服为由,偷偷把孩子偷走了。无论自己怎么央求,何云东拒绝归还女儿,且不愿意回高陵生活,自己无奈之下起诉离婚,要求女儿归自己抚养,原告每月支付400元抚养费,直到18岁为止。

  何云东辩称,原告诉称的实事和理由不充分。自己同意离婚,但要求依法分割财产和承担共同债务。

  2017年10月30日,高陵县法院作出判决:准予两人离婚,孩子由原告抚养,被告的诉求因无法举证不予支持。

  何云东不服,随后上诉至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要求女儿归自己抚养,其理由是,小静出生后并非一直随王梅生活,而是由他的母亲和王梅共同照管。王梅照顾孩子不细心,致小静右腿烫伤,留下永久疤痕。且自2017年4月以来,小静一直生活在四川,已经完全融入了当地生活。王梅则称,何云东当初偷偷将小静带到四川,自己寻找无果后报警,何云东不能给小静提供良好的生活与学习环境。因此,小静应由自己抚养,且愿意放弃曾主张的抚养费。

  2017年12月,西安市中级法院下达终审判决:维持一审,小静由王梅抚养,王梅自行承担抚养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