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方:“认定为纠纷 不予立案”

  再过一周,女儿到四川老家生活就就满一年零两个月。

  “如果老师不打瞌睡,女儿不会被人抱走”,至今,何云东对谷老师的过失难以释怀,他还为此找过县教育局的一位负责人,希望能给自己一个说法。

  “我没有把娃儿看守住。”6月11日中午,谷老师在接受封面新闻记者电话采访时,语气里饱含歉疚。

  52岁的谷老师说,他在八村村小已任教4年,学校就他一个老师,包括小静在内共4名学生。事发当天,自己确实睡着了,没有留意有陌生人进入教室。关于何云东的家庭情况,他以前听说过,开学时他还建议何云东把孩子送到条件更好也更安全的乡中心校。

  南江县教科体局副局长岳剑表示,关门乡八村村小校舍简陋,没有围墙也没有校门,学校管理方面确实存在问题。事发后,老师第一时间报警,校方全力配合警方找人。令人宽慰的是,孩子和她母亲在一起,希望此事能有一个圆满的结局。

  南江县公安局大河派出所一位警官介绍,通过调查,目前能够确定孩子在母亲身边,再结合法院的相关判决,警方认定此事系何云东与前妻之间的纠纷,因此不予立案,派出所已明确告知了何云东本人。

  何云东承认,拿到判决书后,他并未把女儿送到王梅身边。有一个最重要原因——王梅患有精神疾病,每年春季容易发作。“她照顾自己都难,我还能放心把孩子交给她么?”何云东试图到医院提取王梅病历,但未能拿到这个被他视为最有力的证据。

  前妻奔袭千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家门口夺走女儿,这场旷日持久的“夺女”拉锯战暂时划上句号。

  何云东说,大人之间的恩怨暂放一边,他想就女儿的问题与王梅坦诚交流,遗憾的是,两人所有的沟通渠道全被阻断,电话打不进去、短信不回、微信被拉黑,甚至,只要是四川巴中的电话打过去,对方就立即挂断。6月11日中午,记者数次致电王梅,电话刚刚打通即被挂掉。

  封面新闻记者 谢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