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1日上午,四川大学社科处的微信工作群响个不停,一条喜讯炸开了锅——历时半年,2018年国家社科基金年度项目、青年项目和西部项目的立项名单终于敲定,四川大学共有68项课题通过立项。

  这个数字不简单。国家社科基金年度项目是目前我国唯一的国家级社会科学项目,资助覆盖面广、立项数量多、权威性强,受到全国学术界的高度关注。全国哲学社会科学规划办公室有关负责人直言,高等学校所获得立项数量,反映了高校哲学社会科学的科研实力,同时侧面体现出高校的综合实力,“四川大学立项总数68项,在全国高校中排名第一。”

  记者了解到,2018年四川大学的国家社科基金立项包括11个重点项目、28个一般项目、24个项青年项目和5个西部项目。总数比2017年增加18项,增幅36%。2017年四川大学国家社科基金立项总数50项,与中国人民大学并列全国高校第一;2016年,四川大学立项总数居全国高校第三。可以看到,四川大学近三年稳坐国家社科“第一集团”的地位。

  有人把川大比作社科界的“西部力量”,称它是厚积薄发的学术潜力股。为什么是川大?带着疑问,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找到川大社科基金立项负责人,寻找华丽成绩背后的答案。

  关键词/老带新

  老教授手把手 教年轻教师修改申报书

  立项名单确定的消息传来后,李怡内心波澜不惊,这是“60后”长者的沉着,也是一个国家社科基金项目“老资格”的淡定。算上这次,川大文新学院院长李怡已经六次拿下国家社科基金项目。

  反倒是本学院另外几个老师的项目确定立项,让李怡心绪激荡。文新学院“80后”年轻教师王一平和辅导员周雯这次都拿下了青年项目,李怡看到他们仿佛看到了自己的过去。1995年,李怡是一个20多岁年轻教师,那年他第一次拿到国家社科基金的青年项目,“当时有5万块钱的科研经费,而我的收获远远大于项目本身。”李怡直言,人生的第一笔社科基金让他意识到国家对学者的器重,也坚定学术的意义。

  看到后辈迈出第一步,李怡仿佛看到了曾在自己身上流淌的拳拳希望。这是他作为前辈师父,对后辈徒弟流露出的欣慰。原来,在川大坚持“老带新”冲击科研项目的影响下,像李怡这样的老教授与年轻教师之间,有了微妙的“师徒”之情。

  以文新学院为例,为了带动年轻一代教师参与国家社科基金项目申报,学院和学校会分别组织有经验、有资历的专家和学者,对每个教师的申报项目进行预审,按照国家社科基金项目的申报标准,在校内“彩排”一次。“这些专家学者一般都是主持过重大课题的,他们给年轻教师提出的意见会很有针对性。”李怡说,通过手把手指导的方式,青年教师的申报内容能得到反复打磨修改,最终取得较好的效果。在他看来,这是川大社科项目“高产”的原因之一。

  除了“老带新”,王一平觉得校园里充满“榜样的力量”。今年34岁的她以《21世纪西方科幻小说研究》拿下国家社科基金青年项目。“能够在川大找到‘青年教师学术共同体’。”王一平告诉记者,文新学院里年轻的同事戏称是“命运共同体”,大家一起吐槽压力,一起奋斗教学,有并肩作战、携手共进的不成文默契。“当看到身边的人都那么优秀和努力时,你自然也更努力了。”在她看来,榜样的力量会“逼”着人向前,“我所在的一级学科是教育部最近一次评估的A类学科,二级学科比较文学与世界文学,也是全国排名前列的。学院里有很多非常优秀的老教授,他们会带着我们进步。”

  工作才两年多的辅导员周雯是王一平口中“命运共同体”的一员,今年也申请到了社科基金青年项目。“辅导员不仅仅是辅导学生的思想政治工作,还应该包括专业知识,专业技能的辅导,所以辅导员要全方位地当好学生的老师。学校的辅导员大都是博士学历,大家都在努力要成为某一个领域的专家。”

  记者从川大社科处了解到,2018年四川大学一共有24项国家社科基金青年项目立项,最年轻的项目负责人30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