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30日,中共四川省第十一届委员会第三次全体会议公布了该省新一轮区域发展规划,将从产业、交通基建等多个方面入手,在四川省内培育多个经济副中心。

  这被简称为“一干多支、五区协同”的发展战略,力求破解成都“一城独大”现状,同时推动全省经济协同发展。

  四川省产业经济发展促进会会长骆玲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本轮的四川省经济协同发展规划,改变了过去经济发展的空间结构。

  进一步讲,过去四川省更多强调是“多点多极”发展,即由单一城市经济发展推动全省经济发展。而本次提出的“一干多支”,则强调了城市群和区域经济的概念。

  突破成都“一城独大”局面

  在上述会议上,四川省委书记彭清华称,发展不足仍然是四川最突出的问题。具体表现为两个方面,第一为经济总量居全国前列但人均排位相对靠后;第二方面是区域发展不平衡,即成都市与其他市州相比体量过大。

  具体来说,截至2017年末成都市GDP达到13889亿元,是四川省内排名第二的绵阳市的6.7倍。同时,整个成都平原经济区8市以占四川省17.8%的面积,贡献了60.6%的经济总量;而甘孜州、凉山州和阿坝州三个少数民族地区,尽管地区占全省面积的60.3%,但地区生产总值仅占全省的5.3%。

  西南交通大学区域经济与城市管理研究中心主任戴宾称,从GDP总量高于四川省的省份观察,大多数存在经济中心城市+多个副中心城市共同支撑全省经济发展的局面。

  如2017年湖北省武汉市GDP在接近成都市的同时,襄阳市和宜昌市GDP分别达到了4064亿元和3857亿元,而广东省除深圳和广州GDP突破两万亿外,佛山和东莞市的GDP亦达到9550亿元和7582亿元。而反观四川省,排名第二和第三的绵阳市和德阳市,GDP分别仅2070亿元和1960亿元。

  骆玲表示,1997年之前,四川省其实已经形成了成都+重庆的双核发展,而随着重庆的直辖,使得四川省经济的双核拉动,变为单核拉动。此外,就城市经济而言,除成都之外,目前四川省内的其他城市大多存在产业结构单一的问题,如宜宾、泸州等地区多以白酒、化工为主。

  而随着四川省内产业同质化程度的增加,不少地区产业出现了竞争大于合作的问题,“总体而言,就是规模效应未突破,竞争力不够”,骆玲称。

  “因此在经济总体突破3万亿后,四川要继续保持稳定的发展,不能再单独依靠成都市带动。”戴宾称。

  而彭清华认为,在成都市已经初步成为一个“综合实力较强、产业和人才集聚度较高、创新力竞争力优势明显的经济中心城市”的背景下,目前还没有形成真正意义上的经济副中心城市。

  就此,四川省的计划是,将培育2至3个能起牵引带动作用的区域经济中心城市,并支持和鼓励这些区域经济中心城市发展成为全省经济副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