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贻龙 邓慧元/北青深一度

  吴玉龙与亲生父母的合影。本文图片均来自北青深一度  吴玉龙与亲生父母的合影。本文图片均来自北青深一度

  吴玉龙每天早上7点起床,搭公车去化工公司上班,他已经在这工作五年多了。到了晚上或周末,吴玉龙会和几个要好的同事喝酒聚餐,或是打羽毛球。他还在准备执业资格考试,希望自己的职业生涯能有更好的发展。

  吴玉龙的生活平静且规律,他很满意现在的日子。只有一件事一直困扰着他,他不知道亲生父母是谁。吴玉龙在小时候被拐卖到福建,他一度觉得,不会再有亲人来寻找自己了。

  失踪的孩子

  “玉龙不见了。”

  1993年4月的一天下午,四川省古蔺县石硪乡黄英村(后更名为皇华镇大坝村),农民吴世禄正弯着腰,在田里插秧。田埂上一声吆喝传来,“老吴,家里来客人咯。”他放下锄具,赶到家中一看,是儿子养父陈加强的五弟。

  “你儿子不见了,走丢了,可能是被人贩子拐走了。”说这话时,陈家五弟翘着二郎腿,手里杵着一根长长的打狗棍。

  “啥时候丢的?”

  “昨天,不对,前天,哦,也不对,好像一个礼拜了吧。”

  吴世禄的妻子站在旁边,当场就急了:“人都丢了,你还楞着干嘛?快去找人啊!”但陈家五弟两眼望着天花板,“已经出省了,别找了,没用的。”

  吴家与陈家“结缘”,要从一段送养的往事说起。

  1989年,随着“哇”的一声,吴玉龙降生了,对于已经有八个孩子的吴家来说,新生意味着灾难。在那个“超生”被严厉打击的年代,吴家的“老八”出生时被罚款了1700元。

  看着儿子水嫩水嫩的皮肤,吴世禄觉得可爱极了,但家里只种了三亩地,穿衣吃饭都成问题,几个孩子的上学钱都是亲戚帮衬的。拿不出钱来交罚款,他只能做出一个艰难的决定:通过中间人把吴玉龙送养给陈加强一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