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修建的攀(枝花)大(理)高速(四川境)公路,成为又一南向出川高速通道。本报记者何海洋摄正在修建的攀(枝花)大(理)高速(四川境)公路,成为又一南向出川高速通道。本报记者何海洋摄

  重点

  金秋9月,成都至宜宾高速已全面开工,这条连接两大交通枢纽的南向高速通道正加快形成。

  省委十一届三次全会提出,要形成“四向拓展、全域开放”立体全面开放新态势,并强调“突出南向”。作为“先行官”,交通运输系统将从哪些方面发力?□本报记者王眉灵朱玲

  多 路 并 举

  加密出川高速路网建设,完善内部路网互联互通

  在四川省交通运输厅规划处挂图作战的多条高速公路项目中,西昭、德会等尚处于前期工作的高速公路项目也位列其中。“这两个项目的实施,有利于完善四川南面的高速路网。”规划处处长许磊介绍。

  摊开一张四川省高速公路规划建设示意图,许磊逐一介绍南向出川线路。他说,就高速公路而言,四川到粤港澳大湾区、北部湾经济区以及经昆明至河口、磨憨、瑞丽口岸的公路大通道已全线实现高速公路贯通。到瑞丽口岸,目前需经昆明、大理绕行,待在建的攀大高速公路建设后,从攀枝花可直接取道大理抵达瑞丽。

  南向开放,交通规划建设思路已经形成。对外,将加密通道、提升能力。截至目前,全省共布局了由成都经云南、贵州出境出海和由川东北经重庆、贵州出海的20条南向高速公路大通道,其中已建成8条。待建项目中,经贵州出境出海的古蔺到毕节金沙高速、经重庆出境出海的南充到潼南高速已启动前期工作,以尽快形成“多点放射、多路并举”互联互通南向通道格局。

  对内,则完善全省内部路网。“重点考虑两个层面,一是经济区之间的快速连接,二是经济区内部的互联互通。”许磊说,泸州—宜宾、攀枝花这两个全国性综合交通枢纽都位于川南,将着力完善两个枢纽之间的连接,以及成都国际性综合交通枢纽与两个全国性综合交通枢纽的连接。

  枢纽的自身建设也要跟上。泸州—宜宾枢纽将发挥港口优势,加快疏港铁路建设,攀枝花枢纽则强化对外的互联互通,形成完善的集疏运网络,凸显交通枢纽功能。